秦贤

做个废人无所谓,不过是回到了原点。

全世界最好的段橙!!!!

苏橙小姐姐和段三岁简直太配啊,这几集我全程都保持姨母的微笑,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小姐姐这样美丽漂亮的女孩子,就理所应当配我们段总这样会疼人的三岁霸总!

小姐姐真是太好看了,太可爱了,这样的傻白甜女友给我来一打。这样可爱的傻白甜为什么还有人舍得让她受委屈啊,给她一个童话世界多好。

“她喜欢的人,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吧。”

我觉得这句话适合我喜欢过的每一对bg cp,因为小姐姐们太好了,所以要配最好的人啊。

[明宝]长久看来,我们都已经死去

*ooc有,私设有
*丧尸背景设定

30.
STAR LAB(星际实验室).

实验室的设备都运行得非常良好,一点也不受末日的影响。

女人点燃一根烟,坐在电脑前检查着李大宝的数据体征,烟雾缭绕里,她妖艳红唇甚是动人:“庄教授,你那边情况如何?”

庄恕闻言动了动,他看向女人,神情并不轻松:“Hades出事了。”

女人一惊,连忙将烟捻灭,起身走至庄恕身后,她打量着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秦明体征,确实令人担忧,女人转身去查另一面屏幕,发现唐山海的数据也并不如意。

“怎么办?”

陆晨曦将笔扔在桌上,转头吊儿郎当的朝女人发问,女人抿唇,思索半晌,道:“Hades嘱咐过我,如果他出事,必须强行把李小姐带到实验室来。”

陆晨曦眉头一皱,迟疑的道:“你确定?”

女人点头,“确定。”

“那通知Harris吧。”
——————————————————

——仿佛每一段相逢,都是为了明日的离开。

李大宝从前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而今她希望若世间真有那么多不会实现的话,此句最不应当实现。

“嫂子,那个……”

于半珊的声音打断了李大宝的思绪,李大宝放下秦明的手,转头去看于半珊,“怎么了?”

“Oh.Dude.You really can't talk with her.(噢老兄,你真的没法儿和她说话。) ”Gabriel从一边窜出来,拍了拍于半珊的肩膀,又跟李大宝说道,“Humm..Loki want...Loki想要你去做生物改造。”

Gabriel十分体贴地用中文表述了想法,李大宝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状态的秦明,下意识咬咬下唇,迟疑不决的道:“需要多长时间?”

“It takes a day,(拢共需要一天)”Loki走过来,道,“I guess they went to the corporate headquarters in Seattle, and the security level at the Seattle headquarters was very high. If you want to save Tang, you have to do it yourself.(我猜他们是去了西雅图的公司总部,那里的安全级别非常高,你想要救唐山海,就必须自己亲自动手。)”

“I know that,(我知道)”李大宝道,“where do we go next?(下一步我们去哪儿?)”

“Let's go to Gilead Sciences.(我们去Gilead生物科技公司。)”Loki道。

“Fine.(好。)”李大宝敛眸,她倾身,吻了吻秦明脸侧,不再依依不舍。

秦明,总该轮到我保护你了。
——————————————————

Loki让人先将秦明他们一行人送回了英国,而李大宝这几个人,跟着Loki去了Gilead生物科技公司。

Gilead生物科技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福斯特城,是全世界最知名的生物科技公司之一。

李大宝他们自之前所在的那栋别墅出发,乘坐直升飞机到达公司时,已经有人在那处把守了——是之前在匡提科机场支援他们的那队雇佣兵,李大宝对此也并不讶异,她清楚Loki是个非常有实力的帮手,这个人不单单是个数学家那么简单。

“I need to tell you that,in some ways , biological modification is a variation that is very rapid, and you may feel uncomfortable.There is no need to worry. Besides,  I have only one requirement. I want to keep your genes, cells, blood before you do biological modification.(我需要告诉你,从某方面来说,生物改造是异种变异,它起效非常迅速,并且你会感到不适。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另外,我有一个要求,在你做生物改造前,我要保留你的基因,细胞,以及血液。)”Loki推开实验室的门,背对着李大宝,说道。

李大宝微眯起眼,她神情严肃,明显在权衡利弊,良久,还是点头同意。

她之前听Gabriel说过,秦明也是做过生物改造的,如今她毅然决然步入了秦明的后尘,实在是命运注定。

命运推动李大宝走进空白一片的实验室,李大宝的记忆从此时开始模糊,她只记得Loki给她注射了什么药物,后来便是迷迷糊糊,像在梦里。

似乎确实是梦中,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凉地面,秦明跨坐在她腰腹之上,低头对她凑在她耳边低语。

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神情,李大宝想要摸摸秦明,却动弹不得。

秦明好像是死了,连气息也是冰冷,吐在李大宝皮肤上的呼吸都散发着刺骨冷意。

他的吻随即缓缓落下,细细碎碎,如他这个人一样霸道地侵略着李大宝全身。

李大宝重重叹息一声,仿佛迎来高潮那样,在整个空间变换里,沸腾,起伏,释放。

她想起她年少时对那位秦明学长懵懵懂懂的爱恋。

她想这迷途慢慢,最终有了归处。

然后李大宝醒了。

Loki正坐在她身边,见李大宝醒来,他绿色眼眸闪过一丝讶异,道:“You woke up earlier than I had expected.(你醒的比我预计的早。)”

李大宝有些恍惚,她撑起身体,缓慢坐起身,许是因为昏迷了一宿,她的声音略有些嘶哑:“Let's go to Seattle.(我们去西雅图。)”

“I need to stay here and take control of the situation,(我需要留在这里控制全局)”Loki道,“Gab and Ji will follow you.(Gabriel和季白会跟你一起。)”

“Thanks.(谢了。)”李大宝翻身下床,她并未再理Loki,而是径直走出实验室,Gabriel和季白已经在等她。

“先去训练室熟悉一下西雅图总部的情况,还有枪械设施使用,”季白跟在李大宝旁边,道,“我和Gab已经确认下了计划,一会儿会和你沟通,如果没问题,我们就按照计划实施。”

“嗯。”李大宝只是点头,她坚毅的眼神不禁让人觉得害怕,那似乎是李大宝办案时才会有的作风。

季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李大宝在这天失去了秦明——谁又会主动招惹生活开始变得沉重不堪的人呢?

沉重循环往复,犹如朝圣者的双眼离不开故土,犹如临终者不忍离世。

季白与李大宝都不约而同的祈祷,这样的沉重别再继续。

可是总事违人愿。









*我们大宝耍帅倒计时开始啦,这章写得我激动又复杂。

写到这里真的佩服自己还能坚持下来,先给我自己鼓个掌。

下面我就话唠一下。

我看剧之初,令我惊艳的其实并不是秦明,而是敢于和秦明说“有什么事是男的能做而女的不能做”的大宝。

在我印象里,大宝善良,漂亮,开朗,活泼,她就像颗太阳,那么有活力,那么耀眼,闪耀着让身边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之心动,在这篇文里也一样,无论于我也好,还是于秦明也好,李大宝有那样好的魅力,她坚强又脆弱,恨不得把她宠上天,不让她受伤,又恨不得让她驰骋,任她自由。

前文我总在写秦明如何耍帅,总在阐述这篇文的剧情走向,个人观点,还有什么情情爱爱,确实没怎么着墨写到大宝的变化,但是不意味着在这个丧尸背景下,大宝会是个一昧被秦明保护的弱者。

而从这里开始,大宝就要开始独自面对她生活之外的世界,比那些她经手过的案子都要肮脏的世界。

我想秦明定然是万分不舍的,哪怕大宝从来不是弱者,他也不希望大宝难过,被伤害。

对于明宝,我厨这对cp的初心,就像这篇文所要表达一样。

他们的之间,无论是原剧的感情,还是我们附加的感情,那就是爱该有的样子。

像《不老梦》的歌词所写。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刹那间澈净明通。”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宁愿折心沐火,舍不得勘破。”

*有关剧情,下章开始就走到后半部分了,丧尸危机会开始更加严重,由于这篇还是以cp感情为主,我不会真的描写太多救世,个人存着私心,想要秦明为大宝放弃救世的念头,当然大宝是善良的,所以会和秦明有所争执,之后的剧情我就不剧透了。虽然我已经想好了结局,但大家可以猜猜看后续怎么走?

*陆晨曦和庄恕都是私设,后续也还有打酱油的新角色出场。至于生物改造,我之前看生化危机,还没有搞懂这个设定到底怎么回事,所以依照个人理解写了这个设定,就是武力值up,智商up的变异。嗯。

*感谢还有人能读到这里。么么哒。

转经轮响,一宿梵唱,等你三途边回望。

[明宝]长久看来,我们都已经死去

*ooc有,私设有
*丧尸背景设

29.
工厂里十分闷燥。

两边不大看得清的地方传来低吼与铁链抖动声,李大宝清楚那是被捆绑起来的丧尸。

“Well.Well.Look at them.(哦,看看他们。)”正对着秦明,李大宝的,是对白人双生子,“Oh.Poor gay.Maybe you can resting here.(可怜的家伙,也许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息。)”

李大宝看这俩就觉得不是什么好货,她忍下恶心,故作可怜的道:“Really?we are greatful!Thank you!(真的吗?我们太感激了!谢谢你们!)”

双生子中的一个点点头,他伸手去扶秦明,另一个人准备去拉李大宝,两个人好像只是在做好人一样。

秦明一直低着头,他原本皮肤就偏白,加上大约末日后也没好好吃上什么东西,的确看起来不比两个白人有战斗力,那两个家伙自然不把他放在眼里,可偏偏如此,就在双生子伸手过来的瞬间,秦明一手扣住对方的手腕,只听得一声清脆骨裂,两个白人痛得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

为了防止两个人叫出声,秦明将对方骨折的手腕一扯,便把两人拉至跟前,随即用力卸了双生子的下巴。

李大宝也不闲着,她走到门口,把工厂大门一拉开,接着欢快地吹了声口哨,丧尸们竟纷纷避开她与秦明,有秩序地涌入。

丧尸们成为了很好的工具,他们可以干掉这个工厂的boss,也可以把孩子和少女们救出来,而能控制丧尸的只有李大宝,李大宝此刻简直觉得她是全世界最牛逼的人,她转身,满脸欢喜地想跟秦明自夸一下,却发现丧尸群外,秦明正跪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诡异光线下,秦明低着头,很难看清他是什么表情,令李大宝心惊的是——自秦明脸部流下的血液,一滴一滴重重砸落在地面。

“老秦……?”

事出突然,李大宝的大脑一下转不过弯来,她身形一滞,思维停顿过半秒,方才快步跑过去,蹲下身检查秦明到底如何。

“秦明,你别吓我?”

整个工厂内,除了丧尸发出的低吼声,就只剩安静,李大宝的声音就这样突兀打断了静谧,回响过程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秦明还是全身无力地跪在那里,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李大宝的举动。

李大宝心中咯噔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她鼓起勇气扶起秦明的脑袋,入眼那一幕,把她吓得连忙收手。

秦明在流血——他的眼睛,鼻子,嘴唇,就连皮肤毛孔,都没有一处不在冒血,李大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时间不知应该做什么。

“老秦……老秦?”

李大宝开始浑身发颤,她轻轻推了下秦明,见堆放没有反应,干脆连忙爬过去,抱住对方。

“秦明,秦明……你别吓我……别吓我……”

秦明还是无动于衷,他的呼吸似乎都平静得异常,如同正在死去那样。

一滴又一滴的血,落在李大宝手心,落在李大宝脸侧,落在李大宝颈间,她没意识到她已经泪流满面,只是慌了神那样费力去抹秦明冒血的脸。

“秦明……你他娘在搞什么……”

“求你了……别吓我……”

“咱俩还没结婚呢……你就想这么抛下我了……?”

“秦明!秦明!”

“秦明……”

声声断肠,撕心裂肺。

李大宝的大脑在那种情况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无法冷静,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像跪在一个无尽的荒野里,她抱着她的爱人,一声一声地呼唤着,可是没有人来救她。

现在李大宝意识到了:也许真正的末日,这才开始。

————————————————————
十分钟前,行动开始时。

Loki与唐山海是分开行动的,两人在工厂两旁搜寻,等待Loki通知的后续部队到达。

其实以Loki算的概率而言,他们一行人能把工厂里的孩子救出来是必然,可Loki非要坚持叫支援部队,李大宝一想,觉得要出什么问题,有人救援也好,自然就同意了。

唐山海这头。

树林极具童话风格,深蓝天空下被压缩成了一个个黑色剪影。

唐山海三步一回头,似乎察觉到暗里有人在跟踪他。

“唐先生。”

男音兀自响起,唐山海皱眉,回身去寻找源头。

两米外,一个跟他有着一样面孔的男人,正满是笑意的看着他。

还有那双蓝色的机械眼。

唐山海愣了愣,他眯起眼看着对方,低道:“张显宗?”

“好久不见,唐先生。”

张显宗朝唐山海这边走过来,唐山海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未曾想身后竟然有人。唐山海一个旋身,想要攻击那人,对方却先他一步,将针头扎进他血管里,不知注入了什么东西。

药物进入血管,迅速的起到作用,唐山海感觉他浑身的血液外涌,在他倒地那刻,他看见的是苏三省的笑脸。

“你……”

“嘘,”张显宗将食指抵在唐山海嘴唇前,咧嘴一笑,轻道,“唐先生,别怪我。”

他继续道:“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

——————————————————

李大宝并不清楚她到底抱着秦明跪了多久。

记忆里只有工厂内部爆炸的震动,还有丧尸失去控制,朝她扑来的恐怖嘴脸,在血盆大口要咬上她的那刻,一颗子弹射穿丧尸头部,脑浆飞溅上李大宝皮肤。

“宝妹子?”

李大宝闻言动了动,她泪眼迷茫地看向声源,隐约梦分辨出那是许久未见的刑警队长——邰伟。

“邰队……”

“我的妈,宝妹子……秦法医这是咋了?”邰伟见李大宝满脸的泪水,一时间慌乱起来,他招呼着季白过来,一边想去检查秦明的情况,哪晓得李大宝把秦明抱得死死的,压根不让任何人靠近。

季白扫了眼李大宝,他示意邰伟先把人带走,可李大宝显然不愿意动,他只好道:“大宝,这里马上就要爆炸了,我们先出去,其他事再说。”

李大宝用力咬紧下唇,她将秦明扶起来,刚起身,后面便是Loki的声音响起:“What happen to him?(他怎么了?)”

季白摇摇头,邰伟也摇头,没人知道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Loki皱起眉,他走到秦明面前,上下打量过一眼,顿了顿,用中文说道:“唐山海被芬海公司的人带走了。”

“什么?”季白奇怪的道,“为什么只带走了唐山海?”

“起源,唐山海是起源,”Loki眯起眼,打量着秦明,“秦明是唐山海的克隆体,但秦明有自我意识以后,和唐山海之间的联系就切断了,现在他们将唐山海带走,重新启动了秦明和唐山海之间的联系,因为唐山海出事了,秦明才会这样。”

言下之意就是,唐山海现在在被苏三省折磨,如果唐山海出事,秦明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妈的。”邰伟低咒了一句,暗想这些人果然够黑,“咱们先出工厂。”

他将秦明的手搭到肩上,李大宝拖着另一边,三个人把秦明抬出工厂。

季白和Loki忙着抵御丧尸,一行人退到车边时,工厂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他们原本是来救人,却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大宝静静看着秦明被血沾染的脸,迷茫的神情静滞良久,随即逐渐变为愤恨,她咬紧下唇,回身便一把拽过Loki的衣领,皱眉低喝道:“带我去找他!”

Loki反手将李大宝打开,道:“你最好保持冷静。”

“不,”李大宝的双眼发红,她费尽力气,咬牙切齿的道,“带我去找唐山海。”

Loki哑然。

“带我去找他!”李大宝道,“无论如何,我要把秦明救回来!”

“你听到没有!”

李大宝一把又将Loki拽回,她此刻的愤怒令她难以平静,血液中沸腾的外星因子高声尖叫着毁灭,她平复呼吸,冷静的声音比吼叫更为可怕:“我再说一次,带我去找他。”

“Loki Windsor,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承受不起我的愤怒。”

“因为我生气的时候,连宇宙都阻止不了我。”

“告诉我,唐山海在哪里。”


*我滴大宝太帅了。

*一个过渡章,我滴大宝还能更帅。
最后几句台词,灵感来源于《神秘博士》

[明宝]命格

*ooc有,私设有

*盗墓背景设。大宝女扮男装

*前文:

http://axiaoxiao074.lofter.com/post/1ed55782_ff0a33d

  @阿萧萧

3.

气氛有点尴尬。

这一路走到主墓室耍帅的都是秦明,林涛表示他很不爽,李大宝则全程在秦明后面做鬼脸。

等他们走到主墓室,秦明莫名地突然转过来,正瞧见后面挤眉弄眼的那俩,他抿紧嘴唇,皱着眉头非常直接的表达他的不悦,林涛看好基友的小公举脾气要发作了,心头不禁咯噔一声,连忙凑上去揽住人肩膀,做出哥俩好的架势。

“诶老秦啊,这主墓室我咋没见过呢,怎么空荡荡的就两个棺椁呢。”

秦明懒得搭理林涛,他拍开对方的手,不知为啥回头瞪了眼李大宝,后者无辜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两个人这回都怂了。只得暗搓搓地跟在秦明后面东瞧瞧西看看。

林·不搞事不开心·涛算是学精了,他躲在李大宝后面探查着周围,在李大宝和秦明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了摸墙壁。

这一摸不得了,还没什么动静,秦明突然大惊,回头对林涛喝道:“别乱动!”

林涛跳开,他非常无辜地眨眨眼,尴尬地笑看着秦明和李大宝,说道:“意外,意外,老秦,那块又没有机关,你紧张什么!”

秦明拧着眉头,他也没开腔,就只安安静静地蹲下身,用耳朵贴在地面,细细听着什么。

李大宝此刻同样不淡定起来,她退后两步,自腰后掏出手枪,冷着脸道:“有东西在靠近。”

“啊?”林涛看着这两人警觉的样子,有点奇怪地挠挠头,“我怎么没发觉有东西在靠近啊?”

“你怎么知道?”秦明打断李大宝想要回林涛话的举动,冷冽眼神扫向对方。

李大宝瘪嘴,道:“我闻出来的。”

“这还能闻?!”林涛跟看狗一样,看着李大宝,道,“没看出来啊,宝爷还有这技能?”

“有的人的确天生比别人嗅觉发达,”秦明冷声道,“他说的是对的。”

后一句是对李大宝话语的肯定——确确实实有东西往这边靠近。

林涛听秦明都这么发话了,吓得不得不往李大宝身边靠,他把后面背的枪扯到胸前,动作完成的那刻,只听见有翅膀煽动的声音从墙里传出,并且愈演愈烈。

诡异的气氛里,一时间仿佛四面八方都有大敌将至。

李大宝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砰——”

那几乎是猛地一瞬间完成的暴力行为,方才林涛摸过的地方被撞开,一股黑色细小的虫群飞出,李大宝都没打算看,便咬紧牙关连开数枪。

虫群如同遭受到惊吓,竟然退回了墙壁里,秦明微微眯眼,瞧见那虫子模样甚是吓人,根本就是变异的大狼蛛的大屁股上长有翅膀,他嘴唇抿紧,声线一如既往地平直陈述道:“他们要发动第二轮攻击。”

“这他娘什么玩意儿?!”林涛说着话,满脸惊恐中四处寻找自己的打火机。

李大宝又退了几步,她转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棺材边,可棺材盖的状态,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点不对。

“这是蛛虫。”秦明十分警惕,他的目光随着声音而动,大约是在寻找嗜尸蛛下一次可能冲出的地方。

林涛下斗这么多年,倒是听老一辈人讲过这玩意儿,说是活的死的全都吃,压根不忌口,一般出现在潮湿环境的大墓里头,遇上基本没机会甩掉。

“完了完了……”

话音方落,另一面是李大宝的声音响起,她喊了声林涛,先凑上去的却是秦明。

李大宝也顾不得来的是谁,推着棺材盖说道:“这棺不对劲,似乎被人开过。”

秦明闻言,伸手去探查棺下四角,林涛在旁边关切道:“怎么,这棺能躲?”

秦明和李大宝都没回答他。

“你们俩倒是快点啊!那这个玩意儿要来了!”

抵不过林涛催促,李大宝转头看了看墙壁,又转回来道:“这里太干净了,如果我没猜错,恐怕这棺通向下一层。”

“那感情好啊!”

林涛立马站直,跟打鸡血一样眼巴巴望向秦明,秦明抿紧嘴唇,紧紧箍着棺材两角,对林涛说:“她说得没错。准备开棺。”

“快点!”

李大宝也忍不住催上一句。

她眼见已经有几只蛛虫冲进来,下意识将子弹上膛,对准目标奋力开枪。

闷燥空气里全是腥湿气息,随着蛛虫翅膀煽动的频率,臭味也在不断靠近,宛若雾霭缓缓升起,悄声逼拢。

光线极为昏暗,不到一米的距离内,李大宝将蛛虫那八只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绿光在其间泛滥,像地狱爬来的恶鬼,獠牙地亮出是为了索命。

李大宝火力未开太久,她瞧见有什么白色的长丝朝她眼前直逼过来,半路却被小刀拦截下,而被截断的那半丝线轻轻飘走。

小刀出势过快,李大宝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是秦明扔的刀斩断了蛛虫吐出的白丝,若是再晚一秒,丝线可能就会把她的眼珠戳穿。

李大宝心惊肉跳。

“走!”

棺材盖打开的距离仅能让一个体型瘦弱的成年男人通过,李大宝在秦明的呵斥下,被林涛催着先进棺材里,她前脚踩进去,后脚就直接顺着大开的洞滑下。

“操他大爷——!!”

李大宝感觉到她身体瞬移,再触碰到地面时,是她亲爱的屁股狠狠砸在了地上,接着林涛从上头落下来,李大宝赶忙躲开,又听得一声爆炸,将林涛哀嚎的声音掩盖了去。

随即自上层秦明帅气跳下,他单膝着地,修长手指撑于地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这做派堪比那些动作电影明星。

李大宝根本没兴趣欣赏秦明的姿态,她抬头看了看上面,咽咽口水,问道:“蜘蛛呢?”

“炸了。”

秦明说完便将打火机扔给林涛,然后去查看情况。

李大宝还是惊魂未定。

林涛揉着屁股站起来,他环视四周半晌,道:“我天爷,这里是第二层?好歹是个大墓,怎地小气成这样?”

李大宝一看,确实如此。

自李大宝视野范围放眼望去,正中央是一个圆形水潭,周围墙壁装饰十分符合东晋墓的特点,可独独那似死水般的大池子前的墙壁上,各自画着两个人,从装扮看来,许是什么天神,诡异的画风直叫人毛骨悚然,尤其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目光仿佛可以穿透灵魂。

“你们听——!”

林涛皱着眉头,他指指前面,又道:“我好像听到滴水的声音。”

秦明一顿,他抬起头,忽然之间就变了脸,迈步径直往耳室的门走去,低道:“先离开这里。”

李大宝自然也是赞同的。她跟在秦明后面,心悸感愈发强烈起来。

似是背后有阴风吹过,使得她汗毛立起,不敢回头去看。

她想后面跟着林涛,大约不会有什么事。

三人走出耳室,方才发现外面是笔直的甬道,同耳室内相比,修建要粗糙一些。

林涛正在最后走着,忽地有冰凉水滴滴落在他后颈,他伸手一摸,下意识就打了个冷颤,半宿,磕磕巴巴的道:“你……你们有没有闻道……什么香味?”

秦明一下警觉起来,他电筒朝林涛的方向一扫,李大宝恰好回头,正见林涛身后趴着个女人,那张也不知被泡了多久的脸,巨大又诡异,没有眼白的眼像先前见过的那壁画上的天神。

原来那香味是那女人身上的。

“涛…林、林涛!”

李大宝不可遏制地颤起来,她脑子里只蹦出一个念头:逃!

想着李大宝便跨出脚去,却被秦明揪着后领拽回来,哪知再往林涛那边一看,哪还有什么女人——一切都空空荡荡的,安静得不得了。

“……刚刚那个……”

李大宝思维顿时混乱了,她想起道上人说,有水的斗里搞不好会碰上禁婆,而李家自打她接手后,差不多就走上了白道,李大宝自然是鲜少下斗的,更别说遇着什么禁婆,今儿这一碰见,定是要吓得魂飞魄散,不知所措。

“把打火机给我。”

秦明倒是很冷静,他尚未伸出手,那边递打火机的林涛已经拿着打火机,目光朝秦明背后瞪直了,就是不敢把东西递过去。

李大宝顺林涛眼神寻去,回头一望便见那团头发往她扑来。

“大爷的!”

李大宝大喊,她惊得喉咙都在抽筋,本能地赶忙连连后退,才不过两步,突觉小腿一紧,低头一瞧,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缠满了头发。

黑色又粗壮的一股股发直直向上攀来,李大宝身上,嘴里,无处不是头发,她抽出刀想要割断,哪晓得越割越多,压根不起作用。

秦明也好不到哪去,他整个人也快变成了木乃伊,如此情况下,他竟然还一把扯过李大宝,往他自己那边拉过去,嘴上说道:“林涛,打火机!”

林涛正用手胡乱挡开那些头发,他听闻秦明的话,灵光一闪,便打燃打火机,果然黑发从他身上褪去,脱落。

秦明见状道:“打火机扔给我,你快走。”

李大宝没看到秦明是怎么接过打火机,林涛又是怎么跑掉的,她眼下差不多是要跟秦明一起被头发裹成一团了,视线里就只有秦明的衣服颜色,脸侧和胸口都紧紧贴着秦明,连对方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都能感受得无比清楚。

一时间不知是不是恐惧导致的肾上腺素增高,李大宝居然觉得秦明的怀抱很是具有安全感。

如果那该死的头发不往她嘴里钻的话。

仅存的空气里逸散出特殊香气,弄得李大宝有些迷糊,她努力撑起眼皮,可不知为何会有倦意不停侵袭,甚至让她忘了阻止头发窜入她的鼻口。

秦明用打火机唬退禁婆后,发现李大宝已经晕在了他怀中。

怀里头那人模样清秀,看起来倒不像个小子,颇有几分现在年轻姑娘推崇的“娘炮”风格。

秦明探了探李大宝的鼻息,确定人没事,才把李大宝放在地下,将她鼻口里的断发全部弄出来,紧接着按压李大宝胸口,以人工呼吸的方式迫使她把呼吸道里的头发咳出。

可是秦明并未想到会窥视到李大宝的秘密。

——她的胸甚是柔软,哪怕有束胸背心好好束紧也不难感觉到她的女性特征。

秦明的手僵在李大宝胸前,他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一个声音:她确实是个女的。

李家从不把家主位置传给女人。秦明是见识过李家的阴险丑恶和古板固执,所以才笃定李大宝虽然娘了些,但一定是个男人,然而现在……

难道她也是被利用的?她来这个墓的目的,真的是为了找她奶奶?

秦明深深的疑惑。

以他与李家的血海深仇,就算把李大宝留在这里,任李大宝自生自灭也不为过错。

可他真的要这么做?而李家,真的有李大宝这样单纯的人?

————————————————————

上层。耳室内。

“大姐头!我们找到暗道了!”

一个小伙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女人回过视线去看声源,果然瞧见暗道洞口,她仍旧是不带有感情色彩的下令,让下属先行一步。

小黑见状,皱紧眉头,略有些担忧的道:“你确定我们能够找到当家的他们吗?”

“有“鬼手”跟他们一起,不必担心。”女人冷冷回复。

“那……”小黑还想说什么,可是突然听闻耳室外有怪异声响,忍不住将视线投过去。

女人推了把小黑,示意他随着前面的部队一起走,随即抄起枪,朝进处靠近。

“大宝还真是我的好侄女儿啊……”

这声音,怎么像是李家二爷?女人拧起眉头。李家那位二爷的声音沙哑又难听,所以她记得十分清楚,但李家二爷来这里干什么呢?

林李两家时常来往,单凭平日所见,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李二爷并非善类,所以不易暴露行踪,还是小心为好。

思至此,女人匆匆撤退,不再多做停留。

耳室外。甬道里。

李二叔在墓中,却似乎是看见久违的爱人一样,表情在逐渐地变为痴迷,他一刻不停地加快着脚步。

“母亲……母亲……”

他嘴里低喃着,脚步也变为了奔跑,径直朝主墓室方向冲去。

后面跟随的人也只能奔跑起来。

他们最终到达主墓室。

“二爷——!!”

踏入墓室的瞬间,也不清楚谁喝了一声,密集的枪响便紧随其后。

电筒光线胡乱扫射着,长有翅膀的畸形狼蛛宛如自地狱杀出,李二叔愣了足足一秒,接着他咧起嘴疯狂大笑起来,跺脚恶狠狠吼道:“谁都不能阻拦我——!”

“谁都不能——!”

紧随李二叔的那些人眼见同伴被李二叔随手抓过,挡下了蛛虫的狠烈攻势,他们一时后悔于应下此行。

显然,这里是地狱,而这个男人,便是传说中的恶魔。

*文中香味来自禁婆设定——骨香,有催人入眠的能力。
禁婆怕火。

*小姐姐是原创人设。小黑滴女神。

[明宝]长久看来,我们都已经死去

*ooc有,私设有
*丧尸背景设
28
被撒了狗粮的众人纷纷都装作没看见,直到秦明办完“正事”,他们这才把目光转到车里那几个人身上。

女孩儿瞪着双眼,目光很是惊恐地望向那几个人,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李大宝注意到这点,她戳了戳秦明,示意自己要过去,随后就跨步走到林涛旁边,抱过女孩儿,轻道:“Don't worry.No one can hurt you right now.(别担心。现在没人能伤害你。)”

那孩子仍旧皱着眉头,她把脑袋埋在李大宝胸前,轻颤着身体。

可怜的小东西,恐怕是吓坏了。

秦明注意到这点,顿了顿,沉声道:“大宝,先带她回去。”

李大宝有些讶然,转念一想,立马明白了秦明什么意思——这孩子许是怕这些男人,才会如此恐惧。于是李大宝点头,叫上Gabriel一起,带女孩儿回别墅里。

秦明目送李大宝离开。

他的心思并不在这几个陌生男人身上,只看着李大宝带那孩子离开的背影,久久出神。

要是他们有孩子,李大宝一定会是个好母亲。

可他们会有吗?

————————————————————
“诶嘛!问清楚了!”

林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丢掉烟头,转头就见李大宝怀里头那女孩儿,睁大着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惊恐地看他。

“Sorry!Sorry!”

林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接着又跟李大宝说:“那几个男人占了一处工厂,专门收留妇女和儿童……”

他顿了下,艰难地递给李大宝一个眼神,李大宝瞬间就懂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操?!”李大宝闻言蹦了起来,吓得怀里的孩子一震,她见这孩子的表情,强势的态度不由得软下几分,低声恨恨骂道,“大爷的!果然人渣无国界!让她们被丧尸吃了都比被这群混蛋收留好!”

李大宝刚刚检查女孩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女孩身上的青紫痕迹,她还存着侥幸心理,想那可能只是殴打的伤痕,可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痕检人员兼法医系毕业生,她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个女孩被……强行实施了性行为。

混蛋!

李大宝不禁又在心理狠狠恶骂。

因为是活于末日,人性就可以被泯灭?这是借口还是真相?如果这些人类就是他们为之奋战的理由,那人类何需被拯救?

“宝哥?”林涛的声音打断了李大宝的思绪,他用商量的口吻道,“咱们要去救人吗?”

李大宝微微眯眼,她张了张嘴,尚未出声,秦明却在旁边道:“我会跟你去。”

他似乎清楚李大宝会怎么选择,李大宝便和秦明对视一眼,半晌,皱着眉道:“让我跟这孩子聊聊。”

说完李大宝领着这孩子上了楼,那孩子很是警惕,李大宝抿抿唇,努力令自己表情和善些,蹲下身问道:“What's your name?(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眨眨眼,糯糯的声音带有几分哭腔,道:“Mathinda.(玛蒂尔达。)”

李大宝的心抽了抽,不禁为女孩可怜的模样感到难过,她放低了音量,道:“I know you may mind remember this thing again.but I need your help.There's other girl in danger.(我知道你介意再回忆起这件事,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还有别的女孩儿处在危险之中。)”

女孩儿缩了缩,还是睁着那双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向李大宝。

李大宝抿唇,她皱起眉头,心里暗想恐怕也问不出什么,不如想些别的办法,比如……她可以利用休眠中的Saver病毒获取女孩的记忆。

“Listen to me.Lovely.I need you to relax now.(听我说,小可爱,我我现在需要你放松。)”

李大宝的手修长而白净,放在Mathinda肩头时,却也无比有力,Mathinda被那力道惊得一顿,下意识抬头去看李大宝的眼睛,见到的是对方瞳孔中一闪而过的蓝,随即她像被推入深渊,意识开始模糊不清。

接着血液奔涌,脑电波活跃不已,李大宝连接上了Mathinda的记忆,画面断断续续。

如同放电影那样,李大宝阅过了Mathinda近来被虐待的场面,快进至他们来到那处工厂的那天,暂停时,正是Mathinda父亲的脸。

男人绝望的脸在看到庇佑场的这一刻,终于迎来喜悦,可他并不知道,他正带着自己的女儿走入的是地狱深渊。

这对父女进到黑暗里,那些男人笑脸相待,然而他们抓到Mathinda的手的瞬间,恶意取代笑脸,Mathinda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被铁锹砸中后脑,重重倒地。

父亲再爬起来时,满头是血,脑后凹陷,眼珠突出,他嘴唇嗫嚅了几下,却没能喊出Mathinda的名字。

Mathinda吓得惊叫起来,可身后那些混蛋紧紧禁锢着她,令她没有自由可言。

女孩蓝色的双眸里便映出父亲遭到击打的脸。

脑浆飞溅,铁锹落下,一下又一下,砸在Mathinda心上,恐怖的画面让她尖叫连连,混蛋们也笑得蹲地捧腹。

最后父亲趴在地上,手抽搐不停,整颗头部已经被砸成血浆,模糊成团。

李大宝停下回忆,猛地干呕起来。

秦明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轻轻拍过她背部。

她忽地想起秦明说。

是人心把世间变成地狱。
————————————————————
盐湖城城边的工厂外。

Gabriel放下望远镜,回头对秦明道:“They are resting.(他们在休息。)”

秦明点头,他坐得极为端正,同平日一样,淡然如水,“大宝,你想清楚了吗。”

李大宝正望着车窗外发呆,听闻秦明点到她名姓,她立马坐直,眨眨眼,看向秦明:“你说救人的事?”

“嗯。”秦明应声。

“我不说救人,你也会救的吧?”李大宝微微眯眼,她望着秦明的轮廓在暗里模模糊糊,不知为何心如鸣鼓。

似乎是山雨欲来。

秦明偏头,对上李大宝的视线,诡异地盯了李大宝半晌,方才说道:“我会救。”

“你是在想,那些孩子救出来安置在哪儿?”李大宝像是意识到了秦明的心思,试探着问。

秦明沉吟了会儿,算是默认。

“以Loki的能力,给他们找安置处并不是问题吧?”李大宝又道,“我觉得你在担心别的事。”

李大宝用的是笃定的口气,秦明也没法儿反驳,他心中确实有莫名的担忧。正因为莫名,他才不知道要怎么向李大宝开口。

李大宝大约看出来秦明的心思,她伸手去扣住秦明,捏了捏对方的掌心,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是有办法的,别瞎操心啊老秦。”

秦明敛眸,他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说什么,只反手与李大宝十指相扣,随即示意Gabriel可以发出行动信号。

行动的主要人员是李大宝,她发出指令让四面八方的丧尸都靠拢过来,好分散工厂顶上的人的精力,而她与秦明作为诱饵,装作一对逃命的小情侣,令这群人为他们开门。至于剩下的人马,在丧尸围拢后,检查周边是否还有逃生地点,以防这些混蛋逃出去害人。

计划简单又粗暴。

暗处另一头,伪装于树林中的军用吉普里。

苏三省放下望远镜,咧嘴一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侧头去看身旁与秦明有一模一样面孔的人,低道,“你说是不是,张先生?”

微弱光线下,视野能触及的范围内,那名男子蓝色的机械眼十分醒目,这大概是他与秦明最大的不同。他将食指抵在嘴唇前,神秘地诡异轻笑,示意苏三省莫再继续言语。

已经走至工厂大门处的秦明莫名一顿,他目光投向远处,李大宝见状拉拉他衣角,关切问道:“怎么了?”

秦明摇摇头。

他想苏三省似乎是在附近,可以苏三省的性子,应该早就行动了,何必等到现在。

大约是他想多了。



*我终于肝出来了…。

*砸头那段的灵感,出自《行尸走肉》。
mmp我滴格伦,气死我了,所以下章我要报复社会。
没有错,就是报复社会。

看完十二集连图都不想截。
想起十一说。
他会把书的最后一页撕掉,这样就永远不会结局。
如果不看最后一集,我十二大概永远不会走吧?
不想让他走呀。正如他说他也不想走。
可是不光他要走了,missy和master也要离开。
再说missy。
master说。
“这才是我们的宿命。”
被彼此杀死,这才是他们的宿命。
老实讲这对我真喜欢啊,然而不管是水仙还是刀马,全都发刀,最后只剩百合组的小姐姐撑撑场子。
怎么说呢。
个人感觉这一季没有前面的精彩,但也不能说是个不好看的故事,只是作为十二叔的最后一季,这样的不精彩非常叫人遗憾。
大概没有什么是长长久久的吧,所有人都是要走的。
但他们留下的精神与爱永恒。
停于宇宙,存于星空。

我从来不想黑任何角色,因为我觉得每个角色被创造出来都有他的美感,正派或者反派,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特点。
但是。
请不要拿着这样的美感随便耗费,毕竟美感太过宝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