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百身何赎。

[将军x纳泽]九十九次我爱他

*ooc有,私设有。大概五章完结。

*纳泽是夜店小王子(参考极限特工果汁设定),这里奥克图拔还不是将军设定,跟菲力特是竞争关系,菲力特对奥克图拔有意思。

*cyberman译为赛博人,设定出自科幻剧《神秘博士》:由人类改造成的机器人,没有情绪和痛感。所以后文有关于纳泽被测试的剧情。

*cp群号:661444112


1.
扭动的躯体,嘈杂的世界,五彩灯光晃得眼睛生疼。

“Sir,目标出现了。”

一双眼直勾勾盯着穿越人群的头号疑犯,视线的主人偏头通知过上司这不算令人兴奋的消息。

“Copy that.”

奥克图拔握紧枪柄,他贴在墙面,朝下属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从行人不多的正门包抄夜店,另一头收到信号,一群人迅速闯入内部,引发那些处在迷乱中的人惊叫连连。

“DON'T!MOVE!”

黑压压的部队渗透在光色混乱的世界中,人群末端一个银色的机器人尤为显眼,奥克图拔一眼就看见了对方,下意识反应的将枪口对准过去,对方被这动作惊动,同时往后台跑去,没入暗里。

追过去的子弹只击打在舞台上,擦出刺眼火花。

奥克图拔忍不住皱紧眉头怒喝:“Find the Cyberman!”

还没被搜查到的后台,某个房间内。

“Hey!Juice!你想来点“kubernetes”吗!”女人吐出一口烟,她兴奋的把门锁上,从胸前捞出一瓶蓝色的液体。

“kubernetes”?

被叫做“果汁”的年轻人嚼着泡泡糖,有点疑惑的看向女人手中那瓶液体——“kubernetes”,意为舵手,听说是赛博人创造的毒品——能够让人失去所有情绪,享受世间所有快感,却也因此死了不少人,引起联邦的高度重视。

这个毒品出现在这里…搞不好联邦的稽查部队也嗅着味道来了。

想到这里年轻人就有点头痛,他聪明的选择拉上兜帽,起身就准备走,结果被另一个人拉住,道:“噢伙计,你们哈佛的天才都这么抗拒毒品?”

“哦不,Dude…呃,我只是有点事而已。”

果汁这才挣脱开男人,门忽然猛地遭到攻击,有两队人破门而入,迅速涌进整个房间。

奥克图拔在下属的拥护下走入,他摘下黑色护目镜,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睛立刻攥住了年轻人的整个心脏,年轻人听到他低沉的声音问道:“Where are you going,Young man?”

——————————————————
联邦军区分部指挥处。

忙碌的身影随处可见,下属终于在来往的人中找到那位上司,急忙喊住对方,道:“奥克图拔长官!”

奥克图拔止住脚步,他回头去看来者,道:“有关于Juice的资料?”

“Emmmm…严格的来说,也算不上什么资料,”下属低下头,“菲力特长官把人带走了。”

奥克图拔听到话立马皱起眉头,他抿紧嘴唇,示意下属继续往下说。

“另外…Juice的资料全部显示封闭状态,需要五星上将以上的权利才能查看,”下属顿了顿,“我们所能查到的,只有他的真实姓名和毕业学校。”

“嗯。”

“Juice真名叫做Neza,毕业于哈佛大学,emmm…至于他跟cybermen的关系,我们都暂时没查到。”下属被奥克图拔威严的气场震得不敢动弹,不时抬眼看看这位长官不悦的表情,咽了咽口水,又道,“还有…菲力特长官…好像在对Juice进行体测,我怕…人会出事…”

“我知道了,”奥克图拔始终蹙着眉,低沉的声音明显带有不悦,“去向指挥官报告,菲力特长官越权调查,我要求下级禁止菲力特长官再插手有关Cyber的任何事。”

“Yes!Sir!”
————————————————————
“Sir…”年轻面孔在菲力特身边表露出急促不安,他小心翼翼的跟菲力特道,“呃…这个男孩好像真的不是cyberman,而且他…跟cyberman也没关系。”

“查过脑部信息储存部分了?”

“是的。”

菲力特意味深长的盯着透明屏障内——半裸的年轻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看起来过分可怜,“奥克图拔唯独没有放他,就说明他跟cyberman一定有关系。”

“可是…”

下属的话还没说完,菲力特转身就去推开门,里面正在审讯的人见到他过来,立马放下测试设施,道:“Sir,他什么都没说。”

“下去。”

几个人纷纷慌忙离开,被死死扣在椅子里的年轻人因为动静而抬起头,他眼睫撩起的那刻,不爽的视线直逼向菲力特,显然对于菲力特行刑的行为非常不满。

星际联邦对于抓捕到的嫌疑犯是绝对不能动一根汗毛的,这是出于尊重公民权利,而菲力特这个混蛋不仅用了脑部测试设施,还实施暴力——纳泽现在简直想把这个男人生吞了!

“隐瞒对你没有好处。”

声音落在纳泽耳中,他皱起眉头,咬紧嘴唇内侧,大脑像被生生打开过的感觉还残留着新鲜感,致使他视线模糊,“噢不是吧老兄…没人告诉过你刚刚被行刑的人都不太愿意见混蛋吗。”

——尤其是长得欠扁,哦不,本来就很欠扁的混蛋。

菲力特倒是懒得理纳泽,他垂下视线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实在不明白奥克图拔到底为什么留下这个人,干脆一把抓起纳泽的头发,“我问你,你是改良cyberman?”

纳泽留的发型是板寸,头发短到让菲力特拽住的还有头皮,加上之前的伤口,纳泽愣是疼得倒吸口凉气,他狠狠忍住痛感,费力仰着头,因菲力特的话气极反笑,提高几分声调,嘲讽道:“妈的,你他妈还真是个白痴??没听见你的下属跟你说我不是cyberman?”

菲力特摇摇头,他松开纳泽,直起身来,有一瞬间的平静在他脸上闪过,随即他便解开了纳泽的束缚。

纳泽不解的皱眉。

谁知道下一刻就是暴击。

菲力特居然把纳泽大力拽起来,一拳重重砸在年轻人的腹部,在纳泽没反应过来之前,又曲肘击打在他颈后,巨大的痛苦瞬间将年轻肉体击倒蜷缩在地。

“…Shit!”

纳泽痛得冷汗直流,连骂出脏话时也咬牙切齿,无力感像排山倒海那样袭来,叫人窒息。

菲力特企图抬起脚迅猛攻击过去,纳泽并不是看得太清楚,但毕竟年轻反应快,他忍痛忙着滚到一边躲开,借着椅子的阻挡,纳泽握住椅背摇摇晃晃爬起来——该死,那恶心的脑补测试,他的脑子真的快炸了!

“Hey!Old guy,你的审讯技术太差了吧?换一个人来不行。”

这种时候还不忘人身攻击菲力特——大概是纳泽在夜店学来的古旧嘻哈精神,但从他紧紧扣着所抓物体的动作来看,他确实神志不清,还痛得大气不敢喘。

菲力特彻底黑了脸,他将腰侧伸缩折叠的军棍抽出一甩,想也不想的朝纳泽攻击去,纳泽赶忙后退,侧身闪开来势汹汹的长棍,菲力特却还在步步逼近,每一下都往人体脆弱的地方打击。

“WOW!WOW!EASY——!MAN!”

纳泽说的废话只会让攻势更加凶猛。

眼见菲力特大概是被磨没了耐心,纳泽实在没法儿再躲让,尤其在是他的脑子真的很痛的情况下——他不得不闪身和菲力特擦肩,因此还生生受下菲力特打在他背后的一击,这使他往前踉跄了几步,正巧撞在设备上。纳泽喘了几口气,随即反手拔起金属设备,准备对菲力特进行反击。

此刻冷硬的男音突然闯入,混乱戛然而止。

“Stop.do.it.”

门口是身着军装,身形挺拔的男人,光线下梳得一丝不苟的棕金色头发显得柔软,灰蓝色眼眸让纳泽移不开视线。

——是那天那个男人。

“Uh…我觉得如果换他来审讯我,我会很乐意。”

纳泽顺着设备跌坐下,准确的说,差不多是瘫在了地面,他对菲力特扬眉,说话的口气跟老朋友寒暄似的,这吸引了奥克图拔所有的注意力。

菲力特瞪向奥克图拔。

“不用这样看着我,Sir.”奥克图拔走到菲力特身边,将对方手里的军棍拿过,“我记得指挥官已经说过了,cyberman的事由我全权负责。”

“我是你的上级。”菲力特五指收紧,恨声道。

“是的,您比我的军衔高,”奥克图拔的口气很是温柔,一举一动却有说不出的压迫感,他低头整理着军棍,一系列动作做得慢条斯理,等到完成,这才抬头,“但您可能忘了,我直接受指挥官调动,和您并无关系。”

菲力特气得一噎。

“另外,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小子是我的人——现在,为什么他在您这里?”奥克图拔看了一眼纳泽,又补充道,“并且还浑身是伤。”

“您不知道我们只有权利扣留嫌疑人72小时,而且动用私刑和测试都违反规定?”

奥克图拔说话时,菲力特已经在往外走了,他似乎压根不在意奥克图拔说什么,直到奥克图拔说出最后一句,才让菲力特怔了一下。

“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了情况,连带你私自动用军部审讯设施这件事。”

“你!”

奥克图拔下意识挑眉,没去搭理气急败坏的长官,后者转身就走。

“Wow!Cool!你们两个是竞争关系?我头一次见哪个下属对上级这么嚣张啊!”纳泽朝奥克图拔比出一个大拇指,那个模样狼狈又好笑。

奥克图拔敛起睫毛,视线投向声源。

年轻人身上都是测试留下的伤口,他脸上也有几处痕迹,但并不影响他的长相给人留下的美好印象,就跟他银色的耳环一样耀眼。不过奥克图拔先注意到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年轻人嘴唇上凝固的血液,艳红让他变得有点性感。

“抱歉,”奥克图拔努力不让注意力被转移,“我会让人带你治疗。”

“噢…我要说什么?万分感激?”纳泽撑起身,“对了,你查清楚了吧,我跟Cyberman可没有关系。”

“嗯。”

其实奥克图拔十分清楚抓来的几个年轻人都跟赛博人没关系,扣留下纳泽的原因,只是因为早在抓到人的时候,奥克图拔就查过纳泽的身份,结果显示纳泽的资料是机密,好奇促使他没有立刻把人放走,哪里晓得菲力特那个白痴为了跟他竞争什么破事都干得出来。

“看来你扣留我另有目的?让我想想,我只是个DJ而已,你扣留不会是…看上我了吧?”纳泽说话跟不过脑子似的,一双莫名清亮的眼睛看向奥克图拔,也不带点害羞。

奥克图拔差点翻出白眼来,他冷冷扫过年轻人傻里傻气的样子,忍不住道:“你确定你是从哈佛毕业的,而不是被哈佛开除的。”

“我很确定!”

“那真是要恭喜你。”

奥克图拔懒得再理这不着调的哈佛天才·夜店小王子,他侧身去喊下属,让医生到测试室来,话音落下,年轻人一说话又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嘿!长官!”纳泽歪着脑袋,笑道,“其实我能帮你们找到Cyberman。”

“嗯?”奥克图拔眉梢动了动。

“不过作为交换,我需要您向您的上级申请一件事,”纳泽道,“噢,也算是你们那位白痴长官打了我的补偿。”

奥克图拔顿时有不好的预感,他拧着眉头,问道:“什么事?”

“我申请到你身边做特殊助理,emmmm…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时刻保护长官为长官服务的角色。”

——…果然!

奥克图拔嘴角抽了一下,“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夜店生活太无聊了,偶尔也需要换换身份。”

奥克图拔抿唇,还是把回应的话憋回喉中。

他严重怀疑这个夜店小王子真的磕了赛博人的毒品,要不就是…傻子吧?

被打了一顿还想留在军部,果然是个傻子。

评论(2)

热度(48)

  1. 列圣审查官北极圈圈长秦贤 转载了此文字
    身处北极圈的我感受到了温暖,来自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