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Live on Mars.

【毛泰久x崔允】你往何处去(5)

*骨科,水仙,后面会有车,不喜慎入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ba55907


图源:https://mobile.twitter.com/EGGP1_ANT/status/1052991938394120192

5.

崔允还是拒绝了毛泰久让人接他回家的请求。


脚步在家里地板踩实那刻,崔允难得感到放松,他习惯性地往房间走去,推开门的瞬间,就愣怔在原地。


毛泰久正坐在书桌前,瞧着手中被撕成两半的照片。


那是张全家福。


崔允一直把它藏在抽屉里,因为幼年发生过的事,崔允也对从前那个要杀自己的哥哥感到痛恨与不解,但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过哥哥,所以只把照片中有哥哥的那半叠起来,在每天夜深人静时,总是抚平褶皱,独自发呆。


年轻的神父从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渴望被血缘紧紧捆绑的亲密。


眼下一被毛泰久瞧见这张照片,崔允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他仿佛是做坏事被抓住的孩子,因此都忘了毛泰久为什么会在这里。只能紧张地抿起唇线,心里想着毛泰久会有什么所思所感。


“泰久…”


毛泰久本来不应该有什么所思所想,或者说对于毛泰久而言,应该感到的只是好笑。


对于人格障碍来说,要去理解感情实在太难了,毛泰久只会嘲笑崔允,嘲笑他劫后余生却还挂念着那个要把他杀掉的哥哥。


可比起嘲笑,有更多不同的情绪自毛泰久的胸腔翻涌上来,那好像是只为崔允所有的感情,一想到崔允会为了那个哥哥而祈祷,毛泰久就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发痒,似乎有什么要从骨髓中生长破出,叫毛泰久难过得无法自控。


双胞胎弟弟无意地发出那种自带的“哒哒”声,他把照片攥紧在手中,然后用力拽扯几下系紧的领带,为了获得舒适而扭动颈脖。


“这是那个神父吗?”毛泰久并没有去看崔允,他缓慢站起身来,放低声音道,“那个要杀了哥的人?”


崔允呼吸一滞。


毛泰久像是在生气。嫉恨都快要从他身上溢出来,随着空气全盘压向崔允,使得崔允不敢回应。


“这就是你成为神父的理由吗?”


“你一直在找他?”


一连串的提问叫崔允不知所措。


毛泰久这时才抬起视线去看崔允。他看到崔允努力掩藏情绪波动的样子,实在感到极其好笑。


“哥是受虐狂吗?”


“难道还想被杀一次?”


伴随话音落下,毛泰久攥着照片的力道更加狠厉,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声音,在提问间步步靠近崔允,好像是在崔允的紧张中嗅到什么,那令他愈加兴奋。


恶魔恨不得当场把神父摁在墙面撕咬开皮肉,可看着崔允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他还是制止了想法,因此更咄咄逼人的发声:“难道哥你喜欢被刀捅穿皮肉的感觉?”


“哪怕他要杀哥你,你还是觉得他另有隐情?”


毛泰久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发着颤。


崔允没说话,他紧贴在门后,整个脊背曲线都贴合着那表面,显出他此时此刻的恐惧与紧张。


“那哥你会原谅我吗?”


“你会为我祈祷吗?”


不等崔允反应,毛泰久忽地凑往前,他一手狠狠扼在崔允喉结前。


崔允本能的瞪大双眼,他挣扎着想逃脱毛泰久的钳制,毛泰久却并不给年轻神父这个机会。


吻像浪潮般狠狠袭来,神父的早已因为紧张而他自己咬得发红滚烫。


崔允被毛泰久扼得喘不上起来,他本能地张了张嘴,却像邀请毛泰久那样,令毛泰久更方便地将舌尖扫过他的齿面,一路侵略进口腔,与舌头交缠。


道德使崔允体内升起前所未有的罪恶感,他想到他最不该的就是跟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像这样亲吻,可他更做不到的是拒绝,出于对弟弟爱意或者同情,崔允想通过自己的纵容,来弥补错过弟弟人生的遗憾。


毛泰久当然不以为然。


恶魔是不会有道德感的,毛泰久只把崔允当作是一个所有物,他对崔允的感情更多是来源于反社会人格特有的自恋情结,又或者是因为他自诩为神,神父理所应当为他所用。


无论怎么说,毛泰久对崔允都充满了变态又固执的占有欲,他恨不得把崔允撕碎,生吞,最好听到刀尖刺进崔允皮肉的声音,他想听崔允求饶,想看神父怜悯的表情,想知道那时候这个哥哥是否还会同情的看着他,把他以为做是该被可怜的家伙。


“哥…”


崔允被吻得面色潮红,额发也自然地散开,被汗水黏腻在一起,贴紧于皮肤,他咽了咽和毛泰久交换过的唾液,那声音格外清晰。


“我不才是哥的唯一吗?”


毛泰久用指侧贴合着崔允和颌角,迫使崔允跟他对视,继续逼问道,“哥不回答我吗?”


崔允的心跳速度已经快得有些超负荷,他费力扣握住毛泰久的手腕,努力想让毛泰久放松力道,在窒息中被愧疚击溃着,连回应都断断续续。


“你是…”


“那哥就不要再想着别人,”毛泰久紧紧盯着崔允眼睛,他满意的看到那双平日里不起波澜的漂亮眼眸泛滥着恐惧,为此勾起些几不可见的笑意,那令他显得更阴森可怖,“哥是我的,只能归我所有。”


崔允那时候想,这个弟弟是恶魔。


上帝赠予他,令他感化的恶魔。


“泰久…”


恶魔一开始并不是恶魔。


崔允伸出手去,尝试着抱住毛泰久,低低哄道:“哥是你的。”


“哥是你一个人的…”


他一无所有所以才想到拥有。


崔允并不知道毛泰久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却责怪自己,如果能够陪着这个弟弟,也许就不会这样。


恶魔是堕落到人间的天使,神父听到了他低弱的哭声。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