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Live on Mars.

【毛泰久x崔允】你往何处去(8)

*骨科,水仙,道德不正确,后面还有车,不喜慎入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bd8084c


(图源推特,侵删)


8.

天气逐渐开始转凉。


崔允还穿着那套神父的制服,黑色把他修长的身体轮廓修饰得更加干净,仿佛是艺术家手下经过雕琢的塑像,线条漂亮且动人。


神父的好看似乎是天父赋予的。他的额发遮住了些清秀的眉目,向来冷冽的目光在萧瑟景色中显得十分清晰。


枯树枝之间交替蹭着,发出细微的飒飒声,那好像是地狱里伸出的手,视觉冲击下,崔允每走过一步,那些手都蠢蠢欲动,等待着神父踏进陷阱。


崔允在南相泰说的那栋别墅门口站了一会儿,他把钥匙从包里拿出来,视线又从上转到手中,大约是在犹豫,良久才走至一侧,从侧门而入。


别墅里的空气混杂着来自灰尘的奇怪气味,崔允自然的觉得不适,他尽力去忽略那种异样感,目光细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像是这样就能回到从前,融进毛泰久的记忆里,回到弟弟和母亲本来应该快乐的生活中。


环视四周良久,神父才往另一边走去。


一开始崔允没有注意到空间里突出去的那一块,在他准备离开的后几秒,他才发现他身边不远处有延伸往下的楼梯。


强烈的不安瞬间涌上,崔允皱了皱眉,顺着他自己的直觉,沿着楼梯向下走去。


那是个地下室。


门并没有被关严,崔允往前凑去,小心翼翼地把缝隙拉开更多,他看到空旷的室内跪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而毛泰久正蹲在那人身侧,从崔允的角度看去,只能瞧见毛泰久提着半个铁球,血液从上滴落下来。


是那个恶魔…那天崔允在巷子里遇到的家伙竟然是毛泰久。


崔允呼吸一滞,不由得瞪大双眼,出于安全考虑往后退了几步,门因为这个动作发出细微的声音,毛泰久猛地转过头来。


那一瞬间,他们很尴尬的对上了视线。崔允想要逃,可脚步无论如何也无法动弹,只能看着毛泰久朝他走去。


“泰久…”


毛泰久把门推开,又用力将那门砸上。


随即崔允听到金属落地清脆声音,他看着毛泰久扔到地面的刀,光滑的刀面上满是已经凝固的血液。


神父被吓得不轻,他努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目光像是平静的水面,水下却翻滚着汹涌的暗流,紧紧卷缠在毛泰久身边。


“啊…被哥发现了。”


毛泰久不自觉地溢出笑意,他侧侧头,打量着崔允因为恐惧而安静的样子。


“所以是南相泰那家伙给你的钥匙吗?”


“和他没关系。”崔允抿紧唇线,他尽力不去想死亡的离他是如何的近。


眼前的弟弟前所未有的陌生着,尽管崔允早已对毛泰久的所做的事有所猜测。


“哥要阻止我吗?”毛泰久轻嗤一声,他的视线从崔允面上移到手里,瞧着崔允紧紧攥握着十字架,忍不住的觉得好笑。


“…停手吧,泰久。”


毛泰久稍稍挑了下眉,片刻伸手去扣住崔允的手腕,让崔允抬起手来,用十字架贴上自己额头。


“哥觉得我是恶魔吗?”


崔允沉默着,他稍微收合指节,把手链缠紧,借着毛泰久的力道,更用力的将十字架贴服于毛泰久皮肤。


“去自首吧。”


毛泰久听到崔允的话瞬间,止不住的笑起来,他甚至没想到崔允会如此直白,简直要夸赞崔允勇气可嘉。


“自首?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恶魔抽开崔允的手,另手一把掐上崔允的颈脖,带着极其恶劣的笑意,道,“不是哥说的吗,我是特别的。”


“我才是掌控一切的人,把那些废物杀死,难道有错吗!”


崔允快要喘不过气来,他紧紧攥着毛泰久的手腕,试图让毛泰久放轻力道,毛泰久却因此更加用力。


“哥,说啊,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唯一吗?难道神父也会说谎吗?”


“…不。”


那不是谎言,毛泰久当然是崔允的唯一,但是那不代表毛泰久可以一次次触及崔允的底线,那可是人命。毛泰久每一次杀人——替他感到罪恶与恐惧的,都是崔允。


圣父不会再宽宥毛泰久了,甚至连崔允也因为包庇而被抛弃。


崔允咬着后牙,他想他要阻止这一切,几乎是挤出了最大的力气,猛地踹向毛泰久。


毛泰久没想到平时顺从的哥哥会突然发难,在被攻击的那瞬间,毛泰久感到的却不是痛意,而是有趣——平日里圣洁的天使原来也会反击啊,毛泰久忍不住笑崔允幼稚又虚伪。


“哥原来一直都在对我说谎啊…”


“可是我那么爱哥,”毛泰久看着退开的崔允,压低的声音听起来过于阴森,“哥不会满足吗?不会愧疚吗?”


崔允如何能不愧疚。


为了获取空气,崔允把束紧的领口解开,可氧气无论怎样都挤不进肺腔,崔允快要被毛泰久的声音压得窒息。


毛泰久是他的弟弟,他需要为这一切负责。


“哥一直很爱你,泰久,”崔允费力的组织着语言,轻道,“不要再继续了,听哥的话。”


神父本来应该更决绝的强迫毛泰久去自首,但他做不到,崔允非常清楚他在毛泰久面前有多么软弱不堪,感情和血缘的羁绊左右了他一切的理智。


“如果我不呢?”


毛泰久眯起眼来,他缓慢收紧五指,崔允还没反应过来,毛泰久已经将拳头狠狠砸了过去。


崔允被揍得往后退了几步,随即在毛泰久第二次攻击时,费力的侧身闪开,接着回击向毛泰久。


两个人少见的打了起来,一开始崔允的反击有力得出乎毛泰久的意料。


痛感刺激着毛泰久,使得他愤怒又觉得嘲讽,便更加兴奋的发力打向崔允,也因此慢慢占据上风。


最后被摁在地上时,崔允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他咽回口腔里的血腥味,低低的喊着,“泰久…”


毛泰久原本已经举起了刀,崔允的低唤让他动作僵住,他歪歪脑袋,像仿生人在考量一样,感情压过了强盛的杀虐欲。


那一刻,毛泰久突然意识到了崔允不是童年时被他杀死的那只狗,他不自觉慌乱起来,连拿刀的手也疼的不行,好像是看到了崔允后背的翅膀在展开,那样有力的胡乱颤动挣扎,无意拍在他手臂上。


有个声音在告诉毛泰久不可以——任何人都能是幼年时的那只狗,父亲是,南相泰也是,可崔允不是。


毛泰久机械地动了动,他的笑意凝固在嘴角,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感情将他包裹起来,因为无法呼吸,他不断地努力喘气。


“哥…”


恶魔愣怔过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做什么。


他吐了口气,只能把崔允拽起,又抽出崔允的皮带,将神父双手捆绑在身后。


“哥要救那些废物吗?”


毛泰久紧握着短刀。他用刀面抵在崔允下颚,迫使崔允抬起视线。


崔允没有回应。


刀尖顺着崔允的颈线一路滑下,毛泰久把崔允的衣扣挑开,冰冷的利刃轻轻划过皮肤,使得崔允不断发颤。


“那哥用自己来换吧。”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