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Live on Mars.

【毛泰久x崔允】你往何处去(12,已完结)

*赶在鬼客结局前结局了,这大概是我能想的最甜的结局了。之后还会有些短篇和视频,基本只考虑写这一对的车了嗯嗯嗯嗯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c13c053



12.


“喂?”


“姜警官…”


姜吉英在听到崔允的声音时愣了一下,她顿了顿,方才开口,“你在哪里,神父?”


崔允没有回应姜吉英,又重新道:“你知道姜权酒警官家在哪里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电话那头的人语气瞬间敏感起来,“是毛泰久要去那里吗?”


“别问了,姜警官,”崔允抿紧唇线,“告诉我在哪里吧…”


他犹豫了下,补充道,“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姜吉英明白崔允的感受。她可怜崔允,尽管崔允是导致母亲被杀的原因,但这不能阻止她的共情,甚至一瞬间令她沉默下去,半晌才回道,“我会告诉你在哪里。”


“…神父,你知道武前辈是不会放过他的吧?如果想要救他的话,不如让他自己去自首。”


崔允得到了地址,连姜吉英后来那句话也没听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怕他没时间去阻止毛泰久了。


而毛泰久还在执迷不悟。


神父到的时候,毛泰久也并没有比他快过几步。


他正遇到弟弟冲向姜权酒,那一刻崔允都想都没有想,就直直追了过去,凭着仅剩的所有力气,把毛泰久一把拽住。


毛泰久正在怒火上,他回过头去看拦住他的人,见到是崔允时,挥过去的刀一下停在崔允鼻尖前,这气得毛泰久浑身发颤,他忍不住笑起来,咬牙切齿的道:“又是你…”


“神父为什么总在阻止我?”


“你忘了我对你说过什么了吗?”


“别去…”崔允忍着痛意,他固执地用力抓着毛泰久,“别去…哥求你。”


“闭嘴…”


毛泰久把崔允掀翻在地上,他知道崔允现在虚弱得不行,也不知出于什么感情,没有再去管顾崔允。


崔允眼睁睁看着毛泰久走了。


他的意识模糊了那么一会儿,痛苦甚至不会让他痛苦了,可是想到毛泰久,他还是强撑着爬起来,一路扶着墙面,趔趄地走至安全通道入口。


随后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起,崔允咽了一下唾液,他抄起手侧放的废弃铁管,在对方即将进入时,瞬间使出力来,砸在对方头上。


武镇赫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发难,他被击得发懵,沉重的力道让他退开几步,手中的枪也掉落在地上。


崔允趁势捡起,转身便把安全通道的门关上,用铁管搭连在把手间,阻止武镇赫的进入。


“喂!!”武镇赫没赶上崔允的动作,他反复用力地拍在门上,朝门内喊道,“狗崽子!你给我开门!!”


崔允透过过小的玻璃门窗,静静的看着门外,光线被他睫毛的颤动抖落,他苍白的嘴唇嗫嚅了几下,最终道:“抱歉。”


公正的主啊…


神父满心的愧疚已经盖过痛意,他妄图祈祷的思绪,还是转瞬即逝。


公正的主是不会原谅他的,他早就被上帝永远的抛弃了。


崔允向武镇赫稍微点头,随即立马转身去追毛泰久。


顶楼。


毛泰久要挥下刀的瞬间,因为姜权酒的话侧过头,看到出现的人却并不是武镇赫。


“哥…”


姜权酒皱起眉头来,她不清楚崔允的出现到底对眼下的情况有没有好处。


崔允停在不远处,他收紧了握枪的力道,缓慢抬起手,用枪口对准毛泰久,低道:“停手吧,泰久。”


毛泰久一下觉得有趣起来,他摇摇晃晃地死神,勾起笑意看着崔允,一步又一步地朝崔允走过去,“怎么?哥要杀我?”


崔允咬紧后牙。


“开枪啊。”


“哥难道不敢吗?”


神父的枪口颤抖着,下一刻,他把枪头转向姜权酒。


“哈。”


毛泰久咧嘴笑得更开,他满意于崔允的服从,就像主人对待狗的那种欢愉——起码是他自以为的,崔允和他的关系。


男人绕到崔允身后。热气一下贴在崔允耳廓,毛泰久的掌心也顺着崔允肩头抚至颈侧,他的低声哄道:“开枪吧,哥。”


崔允闭上眼睛。


他努力在暗中寻找一个出路,理智始终被那些高高低低的声音攥着,他反复想到镜像的话语,那个自己提醒着一切现实——不会有结局的——崔允和毛泰久。


崔允睁开眼那一刻,他用力抽身,把枪扔向姜权酒。


姜权酒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连忙爬起身去阻拦,却已经看到崔允抱着毛泰久,从天台边缘翻了下去。


毛泰久在坠下去的时候看到了那时崔允看到的——被高楼遮蔽的天色。


他听到快速从他耳边划过的风声里夹杂着崔允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喊着。


“泰久啊…”


“地狱见吧。”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这一切的一切,终于到此结束了。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