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其实还想,再见一面。

【马主教x麻少爷】nowhere left to go

*如题,cp向马主教x麻少爷,后续章节会开车

*改了下背景,把城堡和村庄的设定挪到了萨堡附近。


*主教和伯爵认识,是因为伯爵和主教有过协定,伯爵保证不会让吸血鬼进入萨堡。


2.

主教宫里摆的十字架也不少。


出于本能,吸血鬼小少爷在这里多少有些畏手畏脚。


阿科伯爵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好不容易找到一间较为适合吸血鬼住的房间,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离主教的卧室,似乎也太近了。


——就在楼上,爬个阳台就能到。


可要再找一间房可不容易,阿科一咬牙,还是决定让赫伯特住在这儿。


赫伯特嬉皮笑脸的谢过阿科伯爵以后,就扭着他的腰开始在室内巡视了,阿科伯爵也没多想,甚至还觉着这小少爷挺有礼貌的。


实际上这只是表象。


赫伯特当然知道科洛雷多就在楼上,他作为一只吸血鬼,对人类存在的敏感程度,总是比人们想象要高。


等阿科伯爵彻底走远,赫伯特就屁颠颠的跑上阳台,蹬着他的细胳膊细腿往上爬了。


科洛雷多刚处理完公文。阳台上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猛地抬头警惕望向声音来源处,不等赫伯特反应,科洛雷多先喝道:“谁!”


赫伯特一顿,只得磨磨蹭蹭地从阳台那儿探出个脑袋,冲科洛雷多瞧了又瞧。


像是受惊的小动物在打量,科洛雷多因此憋回了那些训斥的话,他心一软,便向赫伯特招招手,示意对方别太紧张。


该紧张的明明科洛雷多。


那年才就任主教一职的科洛雷多对萨尔茨堡被吸血鬼骚扰一事早有耳闻,出于为民众考虑,科洛雷多带了几个仆从来到城堡,准备和伯爵谈条件,或者直接让对方滚出萨尔茨堡附近,可没想到还没见到伯爵,他就被这吸血鬼小少爷堵在了半路。


碍着科洛雷多胸前挂有十字架,那小吸血鬼没法儿靠近,居然直接绕到他身后,狠狠捏了一把他的屁股。


科洛雷多多年养成的好教养都在那一刻喂了狗,毕竟他可从没见过这么个架势的吸血鬼,也好在他是主教,还有上帝庇佑,要是换做别人,估计早就吓得走不动路了。


和伯爵的谈判当然是和平结束,但科洛雷多后来很长时间都会做噩梦,一闭眼就是那小少爷甜甜蜜蜜笑着扭过去扭过来的样子。


现在突然回想起来,科洛雷多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似乎也并不反感。


“您还没睡呀!”赫伯特从暗处彻底走出来,他将视线对上科洛雷多的目光时,止不住的扬起轻快笑意,片刻又如少女见到情郎,几番垂下眼睫,敛起目光,再抬头竟添了些娇羞意味。


“刚处理完公文,”科洛雷多抿抿嘴唇,视线快速在赫伯特全身扫过一遍,他的脑中冒出一个突兀的念头——不得不承认,这小吸血鬼确实是甜美可人,长相也算的是倾国倾城,“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克洛克小少爷。”


“可是我太过无聊了,亲爱的主教大人,”赫伯特眨眨眼睛,向科洛雷多跟前迈去步伐,“我想来看看您。”


科洛雷多没说话。


沉默像是给予了赫伯特一个无声的准许,他试探着轻轻用指尖去拨撩科洛雷多没有挂十字架的胸口,在没察觉到异样后,便更为大胆的在科洛雷多胸前摁实。


这是失算了。科洛雷多之前做完祷告就换下了衣服,自然没有戴上十字架,而这小吸血鬼连进主教宫都不怕,除了十字架之外,他还会怕什么?科洛雷多不得不皱起眉头,反手去扣握住赫伯特,而后用力往前一拽,将小吸血鬼带进怀里。


赫伯特就顺着科洛雷多的力道跌了过去,等他抬起头时,已经离科洛雷多距离过近了。


吸血鬼小少爷瞪着漂亮的眼睛,毫不掩饰的以目光描摹着科洛雷多的五官,科洛雷多便因此忽地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惹得赫伯特咽了咽唾液,险些就亲吻上去。


这是哪里来的神明。赫伯特想着。 


大胆的吸血鬼在这念头中直接缠上了科洛雷多,好像根本没拿科洛雷多是萨尔茨堡主教大亲王这个身份当回事。他仅仅只是想做他要做的,比如踮起脚凑上去亲科洛雷多,比如抽出被科洛雷多攥紧的手,摸索着去和科洛雷多十指紧扣。


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这小少爷在向科洛雷多求欢。


科洛雷多并没有拒绝赫伯特。尽管他以往的情人中没有男性,但不代表他不接受,唯一值得他去抗拒的,应该是赫伯特异于常人的身份。


他是吸血鬼。这句话从脑中冒出来的瞬间,像有盆冷水从科洛雷多头顶浇下,使他把赫伯特推开。


赫伯特倒也不气馁。他再次黏黏腻腻的贴到科洛雷多跟前,瞅准了科洛雷多身后的床,便用了些劲将科洛雷多往后推去。


偏巧科洛雷多也没料到赫伯特会来这么一出,待他反应过来时,赫伯特已经跨坐到了他身上。


“克洛克小少爷,”科洛雷多沉下声线,试图用主教的威严去震慑赫伯特,“请您从我身上下来。”


“您在拒绝我吗,亲爱的主教大人?”小吸血鬼流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那双眼睛似乎是有柔波荡漾,直接又准确地扰乱着科洛雷多的判断力,“您怎么忍心呢?您难道没有看出来我对您的爱意吗?那是真真实实的呀,从我第一次见到您开始,我就确定——我恋爱了,我爱上了您!”


这简直是最好笑的事了,吸血鬼也会说爱。科洛雷多轻嗤了一声。


“您对您的食物当然也会有所热爱,”科洛雷多收敛起嘲讽的笑意,低道,“但我需要提醒您,我是萨尔茨堡的大主教,是上帝的代言人,您得清楚招惹我会有什么后果。”


“——会有什么后果呢,”赫伯特倾下身,把獠牙藏得严严实实的,讨好似的吻在科洛雷多嘴唇,“我愿意做您的情妇,愿意供您享乐,愿意被您囚在这主教宫,您又还需要我奉上多少真心?”


科洛雷多捏住赫伯特两腮,逼迫着赫伯特张开嘴,他用拇指指腹碾过那尖牙,任由齿尖刺破他的皮肤。


超过常人血液百倍的甜美在赫伯特舌尖荡开,他一时失了神,舌页卷上科洛雷多的拇指吮吸起来。


良久,科洛雷多道:“证明给我看。”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