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其实还想,再见一面。

【马主教x麻少爷】nowhere left to go

4.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小吸血鬼的生活还算得安逸。他白天睡觉,醒来后就在科洛雷多的花园里头走走,要是科洛雷多回来了,他就会跑去和科洛雷多用餐,当然他并不是吃东西,而是撑着脑袋看科洛雷多进食,然后脑中思绪乱飞,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时科洛雷多处理完公文后时间尚早,也会和赫伯特再去花园里瞧瞧,这时吸血鬼会比平时更兴奋,活蹦乱跳的像个天真少女。

更多的时候,他们在房间里做//爱,科洛雷多总是能把赫伯特折腾得求饶。赫伯特深爱那种感觉,他享受被科洛雷多侵占着所有,就像科洛雷多的高墙筑在了他周围,把他圈禁,所有感官都为科洛雷多而体会到兴奋和痛苦。

科洛雷多纵容赫伯特这样的病态,尤其是赫伯特在他身下哭泣着忏悔的时候。

这日科洛雷多回来的很早。

赫伯特刚醒来没多久,他还坐在床边思考着刚刚梦见了什么,回头就望见科洛雷多进房间来,还带了些仆从。

“您要做什么呀?”好奇心趋势着赫伯特从床上跳下来,他把书胡乱扔到一边,赤裸着脚跑到科洛雷多跟前,“难不成您要装修这卧室了?”

科洛雷多黑着脸,他倾下身把赫伯特一把抱起来,又命令仆人把赫伯特的鞋子拎出去。

赫伯特的惊呼声被淹没在他自己的讶异中,他近距离打量着科洛雷多,硬朗的轮廓令他屏住呼吸,凑往前落下细细碎碎的轻吻。

威严的主教意外的没有训斥小吸血鬼不懂分寸。

“您要带我去哪儿呀?”赫伯特用指尖轻轻撩弄科洛雷多脸侧,问道。

科洛雷多没说话,他把赫伯特放下,替赫伯特穿好鞋后,又吻了一吻赫伯特的额头,将小吸血鬼带去花园。

眼下正是秋日,花儿开得也不算艳,科洛雷多走在赫伯特旁边,赫伯特难得的安静。

“您今天见到什么人了吗?”

良久,赫伯特的视线突然从花间移到科洛雷多身上,开口提问。

科洛雷多把唇线抿成一字,依旧没有作答。

气氛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他们很快又从花园走回房间,仆从已经不在了,赫伯特好奇的打量过一圈房间,忽的瞧见床尾处绑了根看起来精心打磨过的铁链,科洛雷多就绕过他,将那根铁链的顶端拾起。

那一瞬间赫伯特的表情垮了下去。

赫伯特往后退了一步,缩在床角边那块位置。

科洛雷多看着他委屈吧啦地慢慢低下脑袋,跟一只兔子垂下耳朵似的,还不断哼哼唧唧着,整个人可怜得不得了,愣是把科洛雷多的心都软化成了一滩。

“……赫伯特。”

“您非得那么做不可吗?”赫伯特用夹牙抵着嘴唇,抬起视线来看科洛雷多,“我可从来没打算从您身边逃离呀。”

“我知道,”科洛雷多叹了口气,他往前一步,放下了手上的锁链,随即又取了十字架,伸手将赫伯特揽进怀中,坐回床边,“我知道,赫伯特,你一直是个乖孩子。”

“但这不只是有关于我的决定。”

“你在主教宫的事早已经传开了,我没有办法。”

科洛雷多掌在赫伯特后脑,迫使对方能够和他对视,那双深邃的棕绿色眼睛就那样直直盯着赫伯特,意外的比往日柔和许多。

他甚至还和赫伯特耐心解释了缘由。

就在赫伯特闪神间,科洛雷多摸索向锁链,将那特地制好的脚扣扣搭在赫伯特脚腕处,发出响亮的一声。

赫伯特冒出一声低哼。

“我忘啦,您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教。”

他跨坐在科洛雷多身上,将手指滑入科洛雷多发间,顺着鬃发的纹路缓慢抚弄。

“但您确实是个好主教。” 

科洛雷多长长呼出口气。他敛下视线,凑往前吻了赫伯特。细碎的吻自赫伯特脸侧落下,一路不断贴碰至赫伯特嘴唇,最后科洛雷多咬含住赫伯特唇面,赫伯特就开始用舌尖试探着去逗弄他。

吻点燃的火势旺盛起来。

炽热的鼻息洒在赫伯特皮肤上,赫伯特也被这温度惹得一片滚烫。他和科洛雷多缠吻在一起,难得的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科洛雷多便更猛烈的让舌头勾上赫伯特,在赫伯特口腔内壁扫过一圈后,抵开小吸血鬼的舌面,于舌下柔软的地方来回逗弄。

亲吻这方面,似乎还是科洛雷多更为老辣。

赫伯特被这大主教弄得燥热,津液随两人吻间流落,科洛雷多能感觉到小吸血鬼就在他的吻中硬了,但他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而是专心致志地持续他的吻,温热的手指也在赫伯特脊背处缓缓抚过。

往往温柔泛滥起来,会让人猝不及防沉溺其中。

赫伯特没有等待的耐心,他扭扭腰去蹭科洛雷多下腹,科洛雷多便忍不住低笑一声,抬手轻拍过赫伯特的屁股。

“有耐心点。”

他们把彼此交换过的唾液咽下。

之后听见敲门声响起。

阿科大约是没想到科洛雷多会这么早就开始和吸血鬼纠缠,进来时的神色慌张得十分精彩。

科洛雷多的脸色也很精彩,他压着耐心,咬牙切齿的低问道:“什么事?”

“莫扎特父子说要见您。”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