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Live on Mars.

情人【德普水仙(唐璜/约翰)】

啊啊啊啊啊啊靠!!!!!!!为什么觉得意外浪漫呜呜!!!我爱太太一辈子!!!

一只古怪的小翔🐤:

*德普水仙拉郎,配对为《天生爱情狂》中的唐璜•德•马尔科与《浪荡子》中的约翰•威尔默特,斜线无意义,部分台词来自原电影。


https://shimo.im/VHo2Og9u60sYgkqJ


被屏了只好走链接

艾伯林x伊卡布双侦探组日常互怼。

警察和罪犯一见钟情后谈恋爱,身份曝光后亡命天涯的故事。

迪林杰x汉森/吉米x基拔

吉米和基拔是迪林杰和汉森逃亡后用的身份。

赠 绛 @RUM 

艾伯林x伊卡布。

设定两个人一个时期一个地方,艾伯林在调查断头后被人摘除器官的案子,伊卡布被推荐去做艾伯林搭档。破案过程中两人互生情愫,虽然危险重重,最后还是推理得出结果,并且Happy ending[?

【德普水仙】【双侦探组】来自地狱

*私设艾伯林无前妻。

*cp向:《来自地狱》艾伯林x《断头谷》伊卡布



2.
浓重雾气轻拍在伊卡布脸上,阴郁气氛时刻同这片土地诉说来自于民众的恐惧,一切都使得年轻警察心里发怵,他叩击门的动作才做到一半,就被侦探截下,对方紧接他先前的举动,继续敲响房门。

伊卡布对这一行为非常不满意,他在后面瞪了眼艾伯林,然后紧紧行李包的提手,随艾伯林一齐走入建筑。

先挤进耳朵的是与那些沉闷完全不同的欢乐音乐。

“Weird.”

适应宴会的愉悦氛围要花伊卡布一些力气,他扬扬眉表示对这怪异的不解,身后有男音突然地发声,生生把他脚步止住,“嘿!年轻人!”

“艾伯林侦探!”

伊卡布停下步伐,他出声的同时,用包轻轻碰撞了下艾伯林,示意对方和他一起停住。

“你们是来推销什么的?”声源来自一个陌生男人,和所有身份烜赫的高贵者一样,对方戴有白色头发,身着华贵服装。

艾伯林转头打量了会儿男人,随即从外衣内包里摸出信件,道:“我是侦探弗雷德·艾伯林,这是我的搭档——警官伊卡布·克瑞恩,我们是纽约派来的。”

伊卡布意识到他能说的话都被艾伯林说完了,只能扬起下颚,干巴巴地补充一句:“我和他可不是搭档!”

“噢,断头谷欢迎你们,我是范塔索,”范塔索接过信件,他粗略扫过信纸上的内容,又抬头去看那两人,尤其是看起来意外年轻的奇怪警察,而后,他的疑问却转向了艾伯林,“侦探先生似乎是…英国人?”

艾伯林颔首,算作默认。

伊卡布往旁边挪了一步,遮去艾伯林半边视线,似乎想要阻断范塔索和艾伯林的眼神沟通。他仍旧扬着下颚,那样子实在像只趾高气扬的猫。

年轻警官让范塔索感到好笑,他挥挥手招来下人,吩咐女仆将这对纽约搭档带到住处。

住所是范塔索家所有的一栋小建筑。

房间比伊卡布想象的好,当然,如果艾伯林不住在他隔壁,那样会更好。

“感谢您终于来了。”

伊卡布正在折腾他那些宝贝科学仪器,女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令他不自觉挑挑眉,露出怪异的表情。

难道地方治安官和纽约的同事一样?

这个念头也不知道怎么就跑了出来,不久却被背后的细碎声打断,伊卡布还以为是那个女仆并未离开,于是道:“请转告范塔索先生,我立马就去见他。”

半晌无人应答,伊卡布好奇地侧头去看,却瞧见艾伯林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好整以暇地回视他。

伊卡布下意识一缩下颚,高高扬起眉毛,不适应的道:“你…站在那里干嘛?”

艾伯林没有回答伊卡布的问题,反之他走至伊卡布身边,视线停落于仪器上,“你自己做的?”

“…Yes.”当艾伯林一靠近伊卡布,伊卡布的内心立即警铃大作,甚至全身开始紧绷,他猛地一下收回仪器,舔舔嘴唇不自然地道,“我们走吧!”

说完伊卡布转身就往外走,还没走出几步,他又急匆匆返回拿上自己的笔记本,路过时还不忘看艾伯林一眼。

艾伯林忍不住勾起笑意,摇摇头跟上伊卡布的脚步。

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早在藏书室等候多时。

伊卡布推开门那刻,没有来的有些紧张,他迈开几步,停驻后翻开笔记,认真的查看起记录的命案信息。

年轻警察看起来真是骄傲得紧。

艾伯林因此把主场都让给了伊卡布。

从艾伯林站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伊卡布习惯性地扬起脑袋,自信与不算过分的傲慢让他意外…可爱?艾伯林想这个词带了点主观因素在里面。

思考间,艾伯林在一位先生的邀请下坐了下来,伊卡布则已经绕着几个大人物走了一圈,他把笔记本扣到身前,停止走动,道:“现在我脑子里满是疑惑,不过容我问大家,此案可有疑犯?”

一旁身形臃肿的治安官险些把茶水喷出来,艾伯林不得不放弃久久不言的状态,瞥视男人后,接话道:“无头骑士。”

“是的,他们的头颅不见了,克瑞恩警官,”坐在艾伯林身侧的公证人突然低低发声,弄得气氛一时有点慎人,“被无头骑士拿回了地狱。”

伊卡布对此礼貌性颔首,他缓步走到艾伯林跟前,狠狠将那本厚重笔记本砸在艾伯林身旁的桌面上,表情瞬间就沉了下去,整张脸都写着“我不高兴”,或者艾伯林认为他更想表达的是:“闭嘴吧艾伯林,没人把你当哑巴”。

艾伯林并不在意,他放下茶水,直视伊卡布的目光,补充道:“我梦到了。”

伊卡布刚想对艾伯林发作,范塔索打断道:“先坐下吧,先生。”

年轻警官抿紧嘴唇,最终还是坐到艾伯林对面那个位置,坐下后还不忘瞪一眼艾伯林,以表达他的强烈不满。

“那骑士是个黑森雇佣兵,被德国王庭派去维护,美国人受英国统治的地方。”

“不过这个骑士和他那些为钱而战的同胞不一样。”

“他是为了满足嗜杀心理而来,有杀戮的地方,就有他的存在。”

…………

“直到七八年冬至,这个屠夫才命绝。”

“他被自己的剑砍下头颅,即使到现在丛林里还有他的鬼魂出没,勇者也不敢冒险闯入。”

“而他现在又醒来,到处砍杀平民。”

范塔索还在说着,恐惧毫无顾忌地从他话间钻出,弥散在周遭。

伊卡布后知后觉注意到艾伯林看他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在打量自己颤抖得厉害的双手。

好似猫受惊一样,伊卡布立马收回手,下一刻,他站起身,平复好情绪,昂首挺胸说道:“好了,各位先生们! 杀人犯绝不会是坟墓里冒出来的鬼,纽约的命案可不是恶鬼妖精所造成的。”

“你现在可不在纽约。”地方治安官回应。

伊卡布往前迈出一步,颇为自信的答:“凶手一定是活生生的,而我,一定会把他缉捕!”

艾伯林开始觉得皮特给他安排的搭档有趣了。

胆小又骄傲,崇尚公正与科学的警官——伊卡布刚刚信心满满的说话时,猫尾巴是翘起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