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害怕一秒一秒死。

荷兰涵/荷兰虫x涵涵绿魔,无差。

年差竹马设定。

bgm:《让酒》

最近一直在循环这首歌,所以就剪了。

“当你喝可乐当你吵。”

“我想对你好,你从来不知道。”

“我喜欢你,知不知道。”

一个大型拉郎现场。

荷兰弟x戴涵涵【荷兰虫x涵涵绿】

桑总x甜茶

鹅妹x阿莎

德普x海默

攻受随意。拉郎吃好。拒绝ky。

一个随便剪的电影预告。

因为感觉女主对男主那样的关心就有荷兰涵的感觉,所以就把荷兰剪成女声。其实虫绿虫无差。

荷兰虫涵涵绿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吧。

“That was before me.”

【虫绿/荷兰涵】情非得已

*本文cp:荷兰虫x涵涵绿
(无肉,甜向,可逆不可拆,拒ky。ooc有,写得差,感谢阅读。)

*年差竹马,无加菲虫,Harry自动切合漫威宇宙设定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1cb5818

3
Peter掌心抵着那道厚厚的门,他头一次觉得,有比之前的安全库还难离开的地方,尤其是背对着Harry,更使他感到难堪。

Harry的呼吸像是混杂了甜意,Peter很容易就分辨出空气里哪些粒子属于他年轻风趣的竹马Osborn,它们光明正大的随着Peter每次吸气进入Peter的肺腔,然后开始渗透进血管,循环过全身,直达目的地——心脏。

糟糕了,可怜的少年又听到自己身体里传来的响动,他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听见Karen提问:“Peter,我检测到你心率加快,肾上腺素升高,你不舒服吗?”

“No!Karen!”Peter的反应太大,就好像Karen的话会被Harry听见一样,他小心翼翼的认真回头打量Harry,在看到对方回以一个笑容后,立马转头爬上墙壁,降低音量道,“我很好Karen!我好得不能再好了!”

待在另一边的Harry止不住笑了又笑——又来了,又来了,小朋友和以前没有区别,Harry总是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好玩的新鲜点。

“也许你需要我的帮忙,little hero?”

眼见Peter待在高处的备用开关边上,处理了半天也无果,Harry终于忍不住开口,“Yeah…我想Max控制了Osborn工厂的新系统,也许你可以试试将编程反过来运行,well,你会吗?亲爱的Spiderman?小英雄应该什么都会吧?”

“我会试试的,Mr.Osborn!”

Peter忽略了Harry对他的调侃,他现在手心全是汗液,一想到如果不打开门,那就得和Harry共处一夜。他一定会发疯的!他会克制不住地想问问Harry:“我是Peter Parker,我是说,我们以前关系不错,你还记得我吗?”

见鬼,这绝对是个坏主意!Harry如果记不得的话,那绝对非常尴尬!毕竟已经八年了,该死的八年!

蜘蛛男孩加快了编写程序的手速,他发誓一定要在这半个小时内打开门,否则…否则就跳一夜绳!等到那些保安发现异常为止!

庆幸的是Peter只用了二十分钟就打开了门,并且正遇到那些保安过来巡逻。

Peter把Harry交给保安,随即忙着离开,甚至忘记要回自己的衣服,等到他躲到暗处探出脑袋时,这才暗暗悔恨,又得告诉May他需要买一件冬天的外套了。

“对了。”

男孩就像多年前那样,目送他亲爱的竹马离开,而现在他突然想到,也许他要去查查Max到底是谁。

————————————————————
光线亮度在Harry认为舒适的范围内。

疲倦卷席着记忆一起挤压上Harry脑海,他将那件不属于他的厚重外套扔到床上,然后放松身体,重重砸进软垫里,就像已经晕倒了那样。

——Peter是个好孩子。

那些想法有些混乱,刺激得Harry的神经发痛,他翻身将身体蜷缩起来,好让自己获得充分的安全感。

“你的手开始颤动了吗?”

“它是否时刻等待着…”

“揭示你的真实面目?”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那是遗传病。”

Peter稚嫩的声音完全被取而代之,Harry听得见从回忆里伸出的手,它们轻而易举的在耳朵里抓扯,使Harry每晚都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奥斯本年轻的总裁本来已经摆脱了死亡的命运。

可唯一令人感到恐惧的是,Harry不能告诉他那位天真可爱的好英雄Peter,他是破坏过纽约安全的反派——绿魔。

是的。要对Peter保守这个秘密,Harry觉得过分沉重了。

他只觉得喘不上气。

因为他本来应该为他有了个朋友而感到高兴。
———————————————————

睡醒的时间照常是早上八点。

今天Harry比平时醒得要准时一些。

刚洗完澡之后,Harry对清晨会少点烦躁,他本来只是在等待造型师上门给他折腾发型,却意外发现了一袋根本不会属于他的食物。

——三明治和软糖。

Peter早上来过这里?

Harry皱皱眉头,他打开塑料袋里唯一的一张纸,那是Peter小朋友用Spiderman的署名留下的说明,内容大概就是说…

“There he is!”

用三明治和软糖来安慰奥斯本总裁?恐怕也只有Peter才想的出来了吧。

Well. 不过这确实有用,Harry的心情确实好多了。他摇头笑笑,用那张纸的背面写下几个字,贴到自己家窗户上,然后开始吃起三明治,等待造型师的到来。

————————————————
巡逻时间。

Peter发誓他绝对!绝对是不小心路过奥斯本住宅的!

只是没想到Harry竟然在窗户上贴了张纸。

好奇心促使Peter趴在窗户上认真阅读起Harry那行潇洒的字。

上面写到:“下次走正门,翻窗侠。”

“WHAAAAAAAAAAAT??!”

好极了。

纽约好英雄连续两天被Harry Osborn总裁嘲讽,这简直是普通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Peter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脸上,他忍不住恨恨咒骂自己。

“丢脸丢到奥斯本家了!Peter Parker!!!”

甜向。无肉。虫绿虫无差。

(世人说什么正邪两派,你的手我也不会放开。)

Peter和Harry是年差竹马,多年前Harry被送走,留下Peter一个人。两人分别两地常常思念对方。Harry再次回到纽约,找到了Peter,而Peter无意知道了Harry遗传病的事,他试图救Harry,无奈之下找到Tony帮忙。得到救助的Harry因为变异导致心态崩坏,和Peter打了一架被送到医院,清醒过来后到学校找到Peter。

赠世谌 @世谌 

[虫绿|荷兰涵]《这块提拉米苏里的意式咖啡放多了,但好在朗姆酒也放多了》补完.

救命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太太是我的天使呜呜呜!!!!本来计划剪crazy in love,看完之后简直想抄家伙猛干!!!结婚!!结婚!!呜呜呜呜呜呜!!

花开西伯利亚:

summary:甜品师傅只会蹬破旧三轮车(不是


话说,心意相通相互【the one】的谈恋爱才是人间正道,其他并不重要不是吗!(当然不是


荷兰虫(16)x涵涵绿(20)。CP洁癖,相互the one。双方知道彼此的秘密身份。


>>>>长微博<<<<


>>>>不老歌<<<<




我流(年下)攻控的惯例:


(1)年下小朋友的第一次或是初次之类的,都是他们的黑历史_(:з」∠)_


(2)受都冷感(不是 ...因为我写不来香艳...


(3)就算是“哭着吃完”那也是吃完了!(并没有。


------


码完之后有种Parachute真实想要写的感情线暂时已经满足自我的感觉,于是正好我去休息一下。


------


话说之前和 @北极圈圈长秦贤 提到给荷兰虫看50度灰的梗,所以这里艾特下我的大天使,然而被我写成涵涵绿拿小电影给荷兰虫上思想教育课了,希望不要介意的说_(:з」∠)_


------


想要跟随大部队(?)把之前的都改成[荷兰涵],但似乎也是虚假的繁荣,想想还是算了。

虽然写的是虫绿,其实无肉无差。

小天使组谈恋爱很甜啊。

bgm:Hypnotic

赠 世谌 @世谌 

【虫绿/荷兰涵】情非得已

*前文: 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1c34307

*本文cp:荷兰虫x涵涵绿

*年差竹马,Harry自动切合漫威,无加菲虫设定。

2.
Peter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再次见到Harry,当然了,他们见面完全就是意外。

当时Peter正在oscorp新建成的工厂附近巡逻,呃,好吧,他承认是因为Harry在这视察,而他会来oscorp工厂纯属爱的指引…哦不,鬼使神差!

另外一个原因是,蜘蛛感应使Peter非常不舒服,他找到危险来源时,意外发现是Harry和一个大家伙在一起,老实说,如果不是听到Harry正在让那伙计放下枪,也许Peter会以为那是Harry的保镖。

“嘿!伙计!”

Peter从天花板上翻下来,他抬手示意举着枪的男人别太激动,企图把对方注意力全部转移,清亮声音急切的脱口而出,“如果你要开枪,对准我就可以了!”

“Spider-Man!”

男人扣紧枪柄,单词几乎是挤着牙缝蹦出,Peter见状,眼疾手快地弹出蜘蛛丝将枪拽过,男人被同时射另一根蛛丝拽倒,狠狠摔在一边。

“Fuck!”

对方的反应比Peter想象的快。男人恨声骂了一句爬起来飞快跑出建筑,走之前还不忘哐叽一声把门带上——那道厚实的巨门,Peter不得不怀疑对方操控了工厂系统,严格的说,这一定是个事实,毕竟没有门会自己掐准时间落下。

“Emmm…”

Peter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直到Harry发出的细微声音提醒他身后还有人,他这才转过身把视线投放过去,焦点落定在Harry身上时,Karen突然出声:“这位就是Mr.Osborn吗,Peter?”

男孩吓得差点跳起来。

“Yeah. yeah…he is.”小蜘蛛侠就像他这个年纪的所有男孩一样,有些羞涩于提起喜欢的人,比如现在Karen提起Harry,Peter会开始慌乱的想掩饰这个话题,为此他要忽略Karen的下一个提问,凑到Harry身边去关心青年的身体状况,“Are you okay?”

“Spiderman?”获得蜘蛛侠关心的Harry很惊讶,他挑挑眉,艰难地回应,“Yeah…我想我还好?没什么大问题。”

Peter松了口气。

“Karen,需要多久才能联系上警方?”

超级英雄小男孩没注意到他偏开头询问自己的AI时,手还扣在Harry手臂上。

Karen当然也不会注意这点,她答道:“这片区域没有信号,Peter。”

换而言之,不离开这里,警察可能也不会找上门。

奥斯本工业的保安呢?看看刚才的情况就应该知道——这里完全被坏家伙弄成了绝地求生现场。

“OK…”Peter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没想到会有和Harry共度一夜的机会,因此呼吸频率有些混乱,“我…呃,Mr.Osborn,我会想办法把门打开的,你不用担心!”

“Emmm…实际上,能和蜘蛛侠待在一起过夜是不错的选择,在担心的人是你,little hero?”Harry忍不住轻笑出声,他似乎察觉到了这位小英雄和自己认识的某位实习生十分相似,再三考虑下,还是换了个较为轻松的话题,“原来纽约人民的好英雄是个女孩儿?”

“WHAT??!!”Peter一愣,几乎是夸张的叫出声,“WAIT! WAIT!! NO! NO!!我不是女孩,我是男孩儿,不对不对,我是男人!!!”

“Fine. Spiderman,”Harry揉了揉自己的耳廓,暗示Peter分贝过大,“我知道你是个男人了,所以…well,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话题,Ummmm…你冷吗?”

Peter足足反应了十秒钟,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套的夹克,当机立断就把书包扔下,将外套脱给Harry。

Harry没有跟乐于助人的小英雄客气,他接过对方的衣服,暗想着这穿衣风格真是太高中生了,聪明的奥斯本小少爷怎么可能不把蜘蛛侠和他的竹马Peter联系在一起?

奈何Harry不能冲动地把Peter的头罩掀下来,他猜小朋友应该会被他这样的举动吓傻。

“Errrr…Ha…Mr.Osborn!你还冷吗?”小蜘蛛歪歪脑袋,他的呼吸还十分不顺畅,伴随着大脑兴奋,肾上腺素升高,心跳声几乎要刺破他的耳膜,可怜的小蜘蛛不得不做点什么来防止Harry听到他的心跳,于是他弹射出一根蜘蛛丝,用另一只手拉直,小心地对Harry提议,“也许你可以试试跳绳?我的意思是说,你知道,运动起来会暖和一点!”

这回Harry的表情开始变得非常精彩。

Peter显然紧张过度,所以脑子里的想法就开始异于常人了。

因为Harry的表情,Peter咬牙切齿地悄悄把那该死的蜘蛛丝收起来,在暗暗骂自己蠢的同时,又有一个见鬼的主意脱口而出:“你想要睡觉吗?我可以为你编张吊床!”

Harry终于忍不住了,他低下头去,开始尽量憋住笑声,却还是止不住的让声音爆发出来。

“Yeah. Spiderman,我猜你一定是纽约的英雄里最搞笑的那个,没有之一。”

“Harry!Errr…Mr.Osborn!”

男孩咬咬牙,他暗骂自己——Peter Parker,你是世界上最蠢的人,没有之一了!

还有比在自己阔别多年的竹马面前说错话更丢脸的事吗?

没有了!绝对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