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圈长秦贤

害怕一秒一秒死。

尖叫!!!!给太太打电话!!开章就好虐(…)我剪的这么虐吗x

吃刀子伐:

啊啊啊啊啊进坑不久的我就看到了大大的脑洞啊

1874对小虫和纽特来说太虐了

主要是大大@北极圈圈长秦贤 视频剪的好啊,我就害怕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小学生文笔,轻喷

本文中战衣姐姐凯伦我给她人性化了很多,就真的像是peter的姐姐,然后设定是peterXnewt

先码了个序


1874

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


——题记





又是那个梦

梦里是一片焦黑荒芜的土地,红月如鲜血凝固般结在天上,四周巨大坚硬的铁壁高耸入云,那铁壁的缝隙里传来尖利的长鸣与惨叫,他自己一人站在空旷的土地中央,任凭连天的烽火,一重一重的烧到他身上来,耳畔连绵的哀鸣几乎震破耳膜,眼睛被遮天的火焰挡住视线,他却不能动,甚至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就在火焰即将把他吞噬的时候,滚烫的烟尘后面突然出现了模糊的影子,仿佛在不停的撞击着包围自己的那一面火墙,衣物烧焦的气味蔓延在空气里,他极力想要嘶吼,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模糊的影子凭着血肉之躯一下一下的撞击着火墙,终于,火墙裂了一道缝隙,他努力睁大双眼,却也只能看到那人纤细的轮廓和一头耀眼的金发,那男孩还想向他走过来,却在下一秒被火焰吞噬,所有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只有烧尽一切的大火和入目荒芜的迷宫,密匝匝的钻进他的梦里来。

他听不见自己的嘶吼,只能听到耳边微弱的哽咽

“please,don’t leave me alone。please。”

他猛地惊醒过来,冷汗落了一身。

手边的电子表传来莹莹的蓝光,上面的时刻告诉他现在才不过凌晨,可是他再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了几下还是坐了起来,深沉的夜色包围了整间屋子,只有几缕清冷的月光照进来,他在床边愣了一会儿,然后借着月光从床下拉出了一个上了锁的箱子,他套上蜘蛛制服,随手从床边拿了件连帽外套裹着,然后拎着箱子小心翼翼的打开窗户溜了出去。

“看来你已经对如何走窗户轻车熟路了,peter。”

战衣里突然传来温和的女声,peter无奈的咧了一下嘴,没有反驳。他把箱子背在背上,然后纵身一跃,从老旧的公寓楼底跳了下去。

“最近你总是用这种极端方法刺激自己,你失恋了么peter?”

凯伦的声音依然温和,peter却愣了一下,身体突然被猛的拽起,peter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被吊在对面大楼的墙壁上了。

“well,看来你是真的失恋了,所以打算用跳楼来结束自己年仅17岁的复仇者生涯?。”

“凯伦,别这样,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专心。“

”我也不想这样,可惜我的开发者是Mr,stark.”
“ok,fine.”

peter撇了撇嘴,顺着大楼的墙壁爬了上去。

这是皇后区最高的大楼,能俯瞰整个皇后区的全貌,这儿也是 peter最爱来的地方,peter坐在楼边,双腿在空中不安分的荡啊荡的,他看着浸泡在黑夜里的皇后区,突然想起了梦里面那块焦黑的土地,还有那个模糊的身影,他叹了口气,把放在手边的箱子打开。

箱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本有些陈旧的笔记本,和一个瓶子一样的吊坠。

peter拿起吊坠挂在脖子上,他举起那个小瓶子,迎着月光看过去,只能看到上面雕刻着的有些粗糙的花纹,银制的盖子在月光下闪着细微的光,peter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吊坠塞进了衣服里


“我再次检测到你在午夜大脑波动严重。”

凯伦的声音飘在风里,peter点了点头,又想起来凯伦看不到,于是轻轻答了声yes,

“我希望你可以接受我意见去Mr,Stark那里做一个脑部检查,我检测到你最近的精神状况和睡眠质量快速下降,这样不利于你的生活。“

”谢谢你的建议,不过我拒绝,凯伦,我知道我有问题,可是我想自己弄明白。“

“peter,我希望你明白,你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可是我得到回应了凯伦,我从刚开始一点都感受不到,到现在,到今天,我可以听到他说话了。凯伦,他肯定是存在的,他肯定….“

”可是那些场景都是虚构的,我的数据库里没有关于你梦中迷宫的一丁点线索。这些只能证明那是个梦,peter。“

”可是这个吊坠又怎么解释,从我第一天梦到那里开始,这个吊坠就出现在我手上,他怎么可能凭空出现在我的手上?“

”这个世界的怎么可能太多了,peter。“

凯伦不再说话,peter扯下面罩,从箱子里把那个笔记本拿了出来,翻到新的一页

“2018年2月11号

再次梦到迷宫,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说

“ please,don’t leave me alone ,please。”





笔尖微微有些颤抖,墨水顺着笔尖滴下来,再纸上洇出一大片墨色

就像未知人的眼泪

peter盯着那句话看了一会儿,有些疲惫的轻轻捂住了脸

良久,他的声音才从手掌的缝隙传出来,在清冷的夜风里微微颤抖


“我想我确实是得病了,凯伦。”

“我想我爱他。”

未完待续…

“为何未及时的出生在1874,挽着你的手臂彻夜逃离。”
“漫天烽火失散在同年代中,仍可同生共死。”

“当你喝可乐当你吵。”

“我想对你好,你从来不知道。”

“我喜欢你,知不知道。”

【纽特x荷兰虫】【双Tom】如果林地里来了只蜘蛛侠

1.
Peter觉得他的脑子里像被放了个振动器,在频率提高的同时,还有该死的噪音差点刺破他的耳膜,因此他不得不从昏迷中醒来,抬手安抚他那可怜的耳朵。

“醒了吗,Greenie.”人声拨开那些噪音闯入Peter的听觉神经,Peter下意识皱皱眉头,这才借着仅有的光线,发现牢笼外蹲靠着一个男孩,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看来你彻底醒了。Come.我带你熟悉一下环境。”

说完男孩打开牢门,偏偏脑袋示意Peter出来。

“Errr…Where am I?”Peter从狭小空间里钻出来那刻,就开始抑制不住地想要提问,他好奇的视线压根没打算从周围收回,问题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脱口而出,“以及…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得了?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那里面?”

“嘿,嘿,伙计,冷静一点,”男孩拍拍Peter的肩膀,笑道,“让我一一为你解答,okay?”

“首先,你记不得非常正常,我们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过几天你就会记起你的名字了,”不等Peter说话,男孩继续说道,“我是Newt,暂时负责带你熟悉环境,至于这里——很安全,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够了,别太好奇。”

“Newt.”Peter干巴巴挤出这样一个名字。

他那看起来极为无辜的双眼盯着Newt看了又看,最终吐了口气,像是妥协了似的,开口:“Peter Parker.”

“uh?”Newt愣了愣。

“Well…事实是,呃,我知道我的名字,”Peter停顿过一秒,似乎是怕Newt难堪,有些不好意思地舔舔嘴唇,“my name is Peter Parker.”

Newt下意识挑了挑眉,他讶异地看了Peter半天,这才费力把话语从喉中拉扯出来,“Wow…这可够新奇,你居然这么快就记起了自己的名字,甚至…呃,你还记得你的姓?但是我想我叫你Peter你也不会介意的,对吗?Peter?”

Peter耸耸肩,他当然不介意这个,何况他更多的注意力都被放在围墙处。

Newt也发现Peter正在看围墙,他捏了捏Peter的后肩,转移话题道:“Peter,我带你去四处看看。”

话题并没有被转移得太成功,Peter扣着手腕处,停顿下脚步,问道:“呃,Newt?我不能出迷宫吗?”

“嘿,少想点这个好吗,起码现在别想,”Newt瞟了眼迷宫入口,索性直接揽过Peter的肩膀,把他往一边带,“你需要休息几天,如果你想成为飞毛腿,也得等等,迷宫里比你想象的要可怕得多,别兴冲冲的想出去。”

“那里面有什么?”Peter不得不顺着Newt的力道走动,“飞毛腿是什么?”

“鬼火兽,你不会喜欢的,Peter,”Newt道,“见过它们的人都死了。至于飞毛腿——迷宫门会定时打开,他们负责每天进去寻找出路,在迷宫门关闭前回来,如果他们没回来……也绝不可能再回来了。”

听起来很恐怖。Peter想。但他并不怕这个,甚至他似乎好奇于围墙外的迷宫,迫不及待的想要跑出去看看。

“别再看了,好奇宝宝,”Newt这回有点无奈,他抓抓柔软的黄色头发,“如果你想就这么出去,Gally一定会把你再关起来,到时候你就真的出不去了。”

这回Peter彻底妥协。

他还紧紧捏着手腕处,这个动作引起Newt的注意,Newt下意识皱了皱眉头,随即又恢复惯有的表情,道:“你不舒服吗,Peter?”

Newt的目光直直落在Peter手腕上,Peter一惊,立马抬头看向Newt,可怜的男孩差点连呼吸都忘了,他缩了下手,声音瞬间变得没有底气,“No…!Nothing!”

“Peter.”Newt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他扣握住Peter的手臂,将其抬起,Peter不自觉想要收手,蜘蛛丝就瞬间弹出,把Newt捆了个正着。

“……WHAT?!”

“惨了…”

Peter张张嘴,他站在原地愣了一秒,随即有些尴尬的咽了咽唾液,“我很抱歉,Newt,我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没控制住!”

“Peter…你得告诉我这是什么。”Newt低下头看着黏糊糊白丝,皱起眉头极为严肃又看向Peter。

“呃,蜘蛛丝,”Peter舔舔嘴唇,心虚的道,“我猜,蜘蛛丝。”

“所以,你是个会弹射蜘蛛丝的新手?好了,棒极了,现在你可以帮我解开这些蜘蛛丝了吗?我想我得和你谈谈,Peter.”

Peter呼吸一窒,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完了”。

一个随便剪的电影预告。

因为感觉女主对男主那样的关心就有荷兰涵的感觉,所以就把荷兰剪成女声。其实虫绿虫无差。

荷兰虫涵涵绿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吧。

“That was before me.”

甜向。无肉。虫绿虫无差。

(世人说什么正邪两派,你的手我也不会放开。)

Peter和Harry是年差竹马,多年前Harry被送走,留下Peter一个人。两人分别两地常常思念对方。Harry再次回到纽约,找到了Peter,而Peter无意知道了Harry遗传病的事,他试图救Harry,无奈之下找到Tony帮忙。得到救助的Harry因为变异导致心态崩坏,和Peter打了一架被送到医院,清醒过来后到学校找到Peter。

赠世谌 @世谌 

虽然写的是虫绿,其实无肉无差。

小天使组谈恋爱很甜啊。

bgm:Hypnotic

赠 世谌 @世谌 

【虫绿/荷兰涵】情非得已

*前文: 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1c34307

*本文cp:荷兰虫x涵涵绿

*年差竹马,Harry自动切合漫威,无加菲虫设定。

2.
Peter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再次见到Harry,当然了,他们见面完全就是意外。

当时Peter正在oscorp新建成的工厂附近巡逻,呃,好吧,他承认是因为Harry在这视察,而他会来oscorp工厂纯属爱的指引…哦不,鬼使神差!

另外一个原因是,蜘蛛感应使Peter非常不舒服,他找到危险来源时,意外发现是Harry和一个大家伙在一起,老实说,如果不是听到Harry正在让那伙计放下枪,也许Peter会以为那是Harry的保镖。

“嘿!伙计!”

Peter从天花板上翻下来,他抬手示意举着枪的男人别太激动,企图把对方注意力全部转移,清亮声音急切的脱口而出,“如果你要开枪,对准我就可以了!”

“Spider-Man!”

男人扣紧枪柄,单词几乎是挤着牙缝蹦出,Peter见状,眼疾手快地弹出蜘蛛丝将枪拽过,男人被同时射另一根蛛丝拽倒,狠狠摔在一边。

“Fuck!”

对方的反应比Peter想象的快。男人恨声骂了一句爬起来飞快跑出建筑,走之前还不忘哐叽一声把门带上——那道厚实的巨门,Peter不得不怀疑对方操控了工厂系统,严格的说,这一定是个事实,毕竟没有门会自己掐准时间落下。

“Emmm…”

Peter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直到Harry发出的细微声音提醒他身后还有人,他这才转过身把视线投放过去,焦点落定在Harry身上时,Karen突然出声:“这位就是Mr.Osborn吗,Peter?”

男孩吓得差点跳起来。

“Yeah. yeah…he is.”小蜘蛛侠就像他这个年纪的所有男孩一样,有些羞涩于提起喜欢的人,比如现在Karen提起Harry,Peter会开始慌乱的想掩饰这个话题,为此他要忽略Karen的下一个提问,凑到Harry身边去关心青年的身体状况,“Are you okay?”

“Spiderman?”获得蜘蛛侠关心的Harry很惊讶,他挑挑眉,艰难地回应,“Yeah…我想我还好?没什么大问题。”

Peter松了口气。

“Karen,需要多久才能联系上警方?”

超级英雄小男孩没注意到他偏开头询问自己的AI时,手还扣在Harry手臂上。

Karen当然也不会注意这点,她答道:“这片区域没有信号,Peter。”

换而言之,不离开这里,警察可能也不会找上门。

奥斯本工业的保安呢?看看刚才的情况就应该知道——这里完全被坏家伙弄成了绝地求生现场。

“OK…”Peter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没想到会有和Harry共度一夜的机会,因此呼吸频率有些混乱,“我…呃,Mr.Osborn,我会想办法把门打开的,你不用担心!”

“Emmm…实际上,能和蜘蛛侠待在一起过夜是不错的选择,在担心的人是你,little hero?”Harry忍不住轻笑出声,他似乎察觉到了这位小英雄和自己认识的某位实习生十分相似,再三考虑下,还是换了个较为轻松的话题,“原来纽约人民的好英雄是个女孩儿?”

“WHAT??!!”Peter一愣,几乎是夸张的叫出声,“WAIT! WAIT!! NO! NO!!我不是女孩,我是男孩儿,不对不对,我是男人!!!”

“Fine. Spiderman,”Harry揉了揉自己的耳廓,暗示Peter分贝过大,“我知道你是个男人了,所以…well,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话题,Ummmm…你冷吗?”

Peter足足反应了十秒钟,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套的夹克,当机立断就把书包扔下,将外套脱给Harry。

Harry没有跟乐于助人的小英雄客气,他接过对方的衣服,暗想着这穿衣风格真是太高中生了,聪明的奥斯本小少爷怎么可能不把蜘蛛侠和他的竹马Peter联系在一起?

奈何Harry不能冲动地把Peter的头罩掀下来,他猜小朋友应该会被他这样的举动吓傻。

“Errrr…Ha…Mr.Osborn!你还冷吗?”小蜘蛛歪歪脑袋,他的呼吸还十分不顺畅,伴随着大脑兴奋,肾上腺素升高,心跳声几乎要刺破他的耳膜,可怜的小蜘蛛不得不做点什么来防止Harry听到他的心跳,于是他弹射出一根蜘蛛丝,用另一只手拉直,小心地对Harry提议,“也许你可以试试跳绳?我的意思是说,你知道,运动起来会暖和一点!”

这回Harry的表情开始变得非常精彩。

Peter显然紧张过度,所以脑子里的想法就开始异于常人了。

因为Harry的表情,Peter咬牙切齿地悄悄把那该死的蜘蛛丝收起来,在暗暗骂自己蠢的同时,又有一个见鬼的主意脱口而出:“你想要睡觉吗?我可以为你编张吊床!”

Harry终于忍不住了,他低下头去,开始尽量憋住笑声,却还是止不住的让声音爆发出来。

“Yeah. Spiderman,我猜你一定是纽约的英雄里最搞笑的那个,没有之一。”

“Harry!Errr…Mr.Osborn!”

男孩咬咬牙,他暗骂自己——Peter Parker,你是世界上最蠢的人,没有之一了!

还有比在自己阔别多年的竹马面前说错话更丢脸的事吗?

没有了!绝对没有了!